茶说网

茶文化:一包茶叶的故事

      编辑:茶说       来源:茶说网
 

一包茶叶的故事

前不久的一天上午,我家老大打来了一个电话,说是青山园的王支书来了,他想见见我们兄弟。

接到老大这莫名其妙的电话,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是啥意思?我根本就不认识什么青山园的王支书,他为啥要见见我们。老大似乎猜到了我的心思,于是立即对我解释道:“这位王支书是父亲生前一位要好的朋友。”哦!听老大这么一说,我这才恍然大悟。

说起青山园,我还是有点印象的。那是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中叶,我的父亲是该人民公社的党委书记,母亲则是青山园小学的一名教师,我出生就是在这里。不过,自我两岁多以后,我被父母送到了百里之外的外婆家去了。

既然王支书要见我们兄弟,那肯定是有什么事儿的,我自然不敢怠慢,便心急如焚地上路了。一路上,我浮想联翩,脑海里不停地显现着这位王支书的模样,个儿应该不高吧!身体应该单瘦吧!头发应该白了吧!脸上的皱纹应该多吧!年纪应该上了八十好几吧!嘿呀!当我真正见到这位王支书的时候,我发现我全都搞错了,他个儿有蛮高,身体蛮健壮,既没什么白头发,又没什么皱纹,年纪还没上八十。他笑容可掬,彬彬有礼,老远就伸出了他那充满了温情的双手,嘴里不停地说道:“李书记后继有人呀!”

就这样,我们相认了。原来这位王支书是当时最为年轻的大队支书。他很是专注的,默默地盯了我们好一会。他说话诙谐幽默的,说我们兄弟的气质和风度都极像我们的父亲。不一会,他从他的挎包里拿出了一个用黄皮纸包着的“包裹”,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我们的跟前,并饱含深情地对我们说:“这是你父亲的茶。”说完后就哽咽不止。

面对着此情此景,我和老大面面相觑了好一会,不知道如何是否,但我们猜测这包茶一定有他的故事,而且这个故事一定与我们的父亲有关。

原来,作为公社书记的父亲,面对着贫穷落后的青山园,他是想有所作为的,尤其是望着那光秃秃的山岗,一盯就是好久,脑壳里亦在翻江倒海。他时常融入到社员当中寻良方,挑灯疾书找思路,最后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植茶树,建茶园,走靠山吃山之路。

可是在当时,有谁敢想有谁敢做呀!这不是典型的资产阶级思想,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父亲的设想与方案自然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但父亲一意孤行,硬是调整了青山园大队的领导班子,提拔了小王等几名年富力强的同志,带领全体社员上山岗,开山劈石,建梯造田。为不影响工作,父亲还将我们兄弟送到了外婆家,自己以身作则,吃住在山岗,拣重活在前,通过近两年的不懈努力,奇迹般建起了二千多亩梯级茶园,让昔日荒秃秃的山岗,终于披上了绿装。然而父亲的所做所为,也因此被打成了走资派,带上了高帽子,到石灰窑搞劳改,在千人会上挨批斗。

有一次,父亲被造反派捆绑着带到了一个千人会场,他们高喊着口号,叫我父亲下跪,让我父亲低头,非让我父亲认错。可我父亲硬是不低头,还一个劲地说:“我建的茶园现在是产生不了效果,社员们也不可能马上受益,但二、三十年以后,你们一定会发现那将是一个金窝窝……”这还了得,这不是死不改悔的走资派吗?造反派们“义愤填膺”,对我父亲一阵拳打脚踢,打得父亲鼻青脸肿,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王支书等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们走上会台,想制止造反派的暴行,可万万也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也遭到了造反派的一顿棒打。

还有一次,父亲被赤着上身,顶着炎热的太阳,杠着一块硕大的石灰岩,在石灰窑搞劳动改造。由于石灰岩太大太重,压得父亲是摇来晃去,好几次险些被压倒,可监工的造反派们不顾父亲的生死,在旁边挥舞着鞭子,骂个不停,催个不停。王支书站在老远处看到这一惨不忍睹的情景,痛心疾首,当晚他偷偷地带了一点花生米和一瓶酒,潜入劳改场,送给了我父亲。父亲很是感激,他紧握着王支书的手说:“我个人的生死无所谓,可那片茶园的意义重大呀!你一定要给我好好地看守好哟!”王支书泪流满面,不停地点着他的头颅。

王支书果然没有忘记我父亲的嘱托,他时常带着社员们上茶园,不是锄草打虫,就是施肥浇水,即使我父亲调离了这里,他仍然不忘初心,一如既往。

可是,父亲终究没能挺过去,他虽然调离了青山园,也重用到了一个偏僻较远的大山区当区委书记去了,并也在那里建起了数千亩的梯级茶园,但身体毕竟不是铁的,他累垮了,一落千丈了,还没到退休,便离开了人世。

父亲就这样默默地走了,但父亲的预言却真真切切地实现了。那是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末,家乡迎来了一束耀眼的阳光,点亮了家乡的绿水青山,撼动了家乡的那一棵棵茶树,茶企雨后春笋,茶店鳞次栉比,茶人蜂蛹而至,家乡成为了引人注目的茶乡。尤其是我们的青山园呀!这个曾经贫穷落后的小村庄,逢茶已发,王支书和他的孩子们不仅承包了茶园,建起了茶厂,而且以“互联网+”的营销模式,将产品远销到了国内国外,成为了家乡茶业的领头羊。

俗话说,吃水不忘挖井人。王支书每每地看到他那块承包的茶园,看到那被採回来的茶叶,望着那一车车被运走的茶砖,他的心潮就会起动,感想就会连篇,他时常对他的孩子们说:“我们今天所获的一切,都搭把领着我们建茶园的李书记呀!”

“李书记在哪里?”

“李书记已经走了。”

“他有后人吗?”

“他应该有。”

“那就找到他的后人,让他们尝尝他父亲的茶吧!”……(作者:李峰,本文为作者投稿文章。)

编辑:黑茶小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