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说网

宋代书法家米芾一咏茶大作,佳茗遇上佳人,品茶也可是一场狂欢

      编辑:茶说       来源:茶说网
 

野性白茶

夏日午后,偶得清闲。酷热天气,何以打发?唯有品茶也。

口内发苦,这既是气候原因,也跟午间一碗油气甚重的牛肉粉有关啊!

欲得口舒畅,品一杯白茶是最佳选择也。

于是撬开一饼二0一七“半荒野”贡眉。

之所以叫“半荒野”,因其所产之地,原为茶园,后被荒弃。

于是野蛮生长,飞鸟除虫害,腐殖为肥料。

数载之后,其树竟高过人头。

冲泡品饮,其香、味,有别台地之茶,果然野性十足也。

之后烹煮,又是另一种风味。

茶汤醇厚,枣香浓郁。令人难忘。

一杯茶,从荒野茶园,至人间幽雅处,历历红尘,也算是一种因缘吧。

山野与城市,因一杯茶,而有了亲近。

古代与现代,因一杯茶,而有了同感。

有趣的人

宋代书法家米芾,大家都不陌生了。

其能诗文,擅书画,精鉴别,书画自成一家,创立了“米点山水”。

集书画家、鉴定家、收藏家于一身。

其个性怪异,举止颠狂,遇石称“兄”,膜拜不已,因而人称“米颠”。

看了这个称号,可以想象这是个有趣的人。

这个有趣的人,他也喜欢喝茶。

有一次,他参加了一个上级组织的宴会。

宴会上群贤毕集。有酒、有美食、有佳人。

还有茶。

这次宴会的茶应该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吧,回来之后,专门写了首咏茶的词。

好茶初破

《满庭芳·咏茶》雅燕飞觞,清谈挥麈,使君高会群贤。密云双凤,初破缕金团。窗外炉烟自动,开瓶试、一品香泉。轻涛起,香生玉乳,雪溅紫瓯圆。娇鬟,宜美盼,双擎翠袖,稳步红莲。座中客翻愁,酒醒歌阑。点上纱笼画烛,花骢弄、月影当轩。频相顾,馀欢未尽,欲去且留连。

这就是大书法家“米颠”同志的咏茶大作——

上阕咏宴集烹茶,细致优雅;下阕写佳人捧茶,客人留连。

“雅燕飞觞,清谈挥麈,使君高会群贤”——

“雅燕”,即雅宴,高雅的宴会。“飞觞”,举杯饮酒。

挥麈清淡,本魏晋名士风习,常执麈尾(拂尘),挥动以助谈兴。

“使君”,对州郡长官的尊称。

这一句,写出宴会盛况。

州郡长官宴请群贤,大家举杯畅饮,开怀畅谈。

“密云双凤,初破缕金团”——

宴会盛况写过后,马上写茶。

“密云”,茶名,又名密云龙、密云团。“双凤”,茶名,即双凤团。

“密云”、“双凤”皆珍贵的茶饼。

“缕金团”等名茶皆为贡品,皇帝又每以分赐大臣,即所谓“赐茶”。

短短一句,写出三款好茶。

这个州郡长官可真大方啊,把家里的好茶,包括皇帝赐的茶,都拿出来招待大家了。

“初破缕金团”——

古代称作“团”的,也就是现在的茶饼。

初破,即刚刚擘开、撬开茶饼。

“使君”拿出来的茶,可都是还没喝过的啊。

也可见这个州郡长官,对来宾的尊重。

茶饼已撬开,开煮吧。

最佳泉水

“窗外炉烟自动,开瓶试、一品香泉”——

古代可没有咱们现在这么方便地煮茶哦。

他们要生火,然后在炉子里煮。

“红炉小水泥,能饮一杯无”!

窗外炉子升起了烟,准备开始煮茶了。

好茶怎能不配好水呢?

古人煮茶,非常讲究选水。

扬水江南水,有“天下第一泉”之号,词中的“一品香泉”,也许就是指这最佳的泉水。

但这一品香泉水,普通老百姓,可享受不起啊!

所以,想想我们现代人,随时有矿泉水可以泡茶煮茶,实在幸福啊!

“轻涛起,香生玉乳,雪溅紫瓯圆”——

万事皆备,好茶开煮。

据说,宋人很讲究煮茶的方法:

泉水倒进茶瓶,用风炉加热,小沸即可(即术语的“蟹眼”)——这就是所谓的“轻涛起”。然后把研碎了的茶叶投入水中——这也太费工夫了吧。

一会儿,便有香气升腾,白色泡沫浮茶汤上面,称为“玉乳”、“雪花乳”,然后轻轻搅拌,便可盛入杯中品饮。

佳人捧茗

“娇鬟,宜美盼,双擎翠袖,稳步红莲”——

自古佳人似佳茗。佳人佳茗两相宜。

于是秀丽优雅的“茶艺小姐”出场了。

她们高擎茶具,款移莲步,为客人献上好茶。

“座中客翻愁,酒醒歌阑”——

对着名茶佳人,座上的客人畅饮好茶之余,心中升起了淡淡的惆怅,顿感良宵太短呢?

所以心中暗暗发愁:歌阑酒醒时,人将归去也。

将告别这一夜,有酒有茶有佳人的盛宴啊!

“良辰美景奈何天”啊!

好茶在品,美女在前,当然是人生一大乐事。

但再美好的时光,都会过去的。

任何的执着,都是烦恼的缘起。

曲终人散

“点上纱笼画烛,花骢弄、月影当轩”——

刚才的高堂红烛,换成了纱笼画烛。

先前的畅饮高谈之狂欢,已成过去。

月已当轩,夜深了!

马弄月影,它都等得不耐烦了:

这主人,还磨蹭啥啊?该离去了吧,人家也要休息啊!

“频相顾,馀欢未尽,欲去且留连”——

但面对这好茶佳人,良辰美景,客人们还是频频回顾,舍不得离去。

品佳茗,赏佳人,这一场茶会——尚未尽欢啊!

心里知道是应该告别了,可是为什么还在流连不忍离去呢?

一场茶事

“密云”、“双凤”、“缕金团”都是好茶。

好茶加上一个好的场景,如雅舍佳人,风雅名士等,确是一场让人留连的茶事。

想来,写这首词的“米颠”同志,也乐在其中吧!

所以,茶有时也可以是一群人的狂欢。

只不过这狂欢里,更雅致,更有韵味。

酒能乱性,茶可清心。

酒后对丽人,可能有唐突之想。

茶余对佳人,却更多是种品赏。

更多时候,茶是一个人的清欢。

如夏日午后,品尝这款半荒野贡眉的我。

福鼎白茶,也曾作为国礼送给外国嘉宾。

那想来,今日白茶中的翘楚者,毫不逊于当年,“米颠”同志品尝的“密云”、“双凤”、“缕金团”啊!

捧着手中这杯杏黄的茶汤,细细品着那来自山川的野韵,醇厚、悠长、清甜。

虽是盛夏,心中烦躁却点点消逝。

此刻但觉天地悠悠,当下唯感岁月静好。

来自二0一七年半荒野贡眉——

让我“频相顾,馀欢未尽,欲去且留连”啊!

犹如当年,“米颠”同志,那场茶事。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