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说网

邂逅“锡兰茶”

      编辑:茶说       来源:茶说网
 

2019年初,我陪伴孩子前往印度洋上的岛国——斯里兰卡寒假游学途中,在中部地区康提(Kandy)【被誉为全国的六大产茶区之一,其余5个为丁布拉(Dimbula)、努瓦拉埃利亚(Nuwaraeliya)、乌达普沙拉瓦(Uda Pussellawa)以及乌瓦(Uva)、卢哈纳(Ruhana),根据海拔不同,分为高地茶产区、中地茶产区、低地茶产区】,有缘邂逅了久违的“锡兰茶”。

锡兰,源于英文Ceylon的发音,是斯里兰卡民主社会主义共和国(The Democratic Socialist Republic of Sri Lanka) 的旧称。锡兰原不产茶,1796年英军占领科伦坡,之后斯里兰卡被正式宣布为英国殖民地,大约在19世纪中叶,英国人将茶树成功引种到此,落地生根。到19世纪末,茶叶成为了斯里兰卡主要的农作物,同时机械化大批量生产红茶使当时的锡兰很快成为了世界红茶的主要产地,主导国际茶业市场。这也在19世纪末的福建武夷山《崇安县新志》关于“近世以来,虽因制法不良,不无受印度、锡兰、爪哇、台湾名茶之影响,然因土壤之宜,品质之美,终未能攘而夺之”的记载中得以印证。现代以来,斯里兰卡虽然国土面积较小,但其中部地区,海拔较高,土壤和气候都极利于茶树生长,加之全岛地处热带,茶叶全年都可采收,因此茶叶产量巨大且品质较好,在国际市场上受到欢迎,斯里兰卡因此成为了当今世界三大红茶生产国和出口国之一,其余两国为印度和肯尼亚。茶产业是斯里兰卡从业人口最多的产业,大约从业人员100万,有利促进了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和人口就业。

在康提,我们实地察看了康kadugannawa地方茶园并参观了该地Geragama Tea Factory制茶工艺,品鉴了该厂出品的kadugannawa地方茶园红茶。据当地人介绍,康堤地区早在1867年就已开始种植茶树,一名叫詹姆斯泰勒的苏格兰种植园主把茶树在该区域进行了首次种植。在茶厂的销售区域,我们还有幸瞻睹了这位“康提茶父”的画像。康提种植的茶园大多处于中地海拔茶产区,茶树树龄几十年到上百年不等,为密植型人工茶园,由于本地80%人有佛教信仰,不主张杀生且生态保护意识较强,因此茶园基本不使用农药进行病虫害防控和化肥催生催长,多为纯正原生态有机茶园。茶叶基本为人工采摘,采摘技能娴熟。参观茶园时,采茶工还热情为我们呈现了采茶技法,为双手提采,采一芽两叶或持嫩性较好的三、四叶。由于本地茶园受到热带季风气候的影响,茶树一年四季都可萌发新芽且品质各异,根据茶园所处海拔位置的高地不同,一般每间隔7至14天就需要重复采茶制茶。得天独厚的气候地理条件保证了茶叶高产,但也使茶树和茶工都异常辛劳。为保证茶树的生产能力,每四年对其进行重 度修剪,剪至离地20厘米以下,修剪5个月后,茶树又开始萌发生长和采摘。

茶园现在种植的茶树品种较多,芽叶偏紫色的,由于花青素含量较高,芽头用作采制价格最昂贵的"GOLDEN TIPS"。据茶厂负责人员介绍,由于受节气候影响和茶叶质量要求,"GOLDEN TIPS"产量极为稀少,每次采摘,整个厂约产20多公斤,其他茶类则可产数吨。茶叶因由嫩芽制成,干燥后呈现金红色,金毫显露,香气浓郁,茶汤红浓明亮,有金圈,回味甘甜。芽叶偏绿色的茶树嫩芽一般采制为"SILVER TIPS",干茶色泽偏绿,有白毫,清香较显。茶厂根据采摘的芽叶部位不同以及茶叶的完整度对红茶进行分级,Geragama Tea Factory主要生产"GOLDEN TIPS""SILVER I P S""OP "(Orange Pe ko e,通常指的是叶片较长而完整的茶叶)"FP "" BOP"" REFUSED EA""DUST""BOPF"几个级别,除了"GOLDEN TIPS""SILVER TIPS"可用作清饮外,其它一般进行拼配或调制饮用。另外,"REFUSED TEA"由于多为较粗老的茶梗纤维,一般用作茶园肥料。茶厂还有少量按照绿茶工艺制作的"GREEN TEA"(绿茶)。

采摘后的茶青制作红茶基本全机械化,大致分为萎凋、揉捻、捻剔、发酵、干燥、分筛几个程序。和国内略有不同的是萎凋时间,斯里兰卡红茶萎凋时间较长,大约20多个小时以上,茶叶失水较重。发酵上的不同在于,由于室温较高,一般在8℃左右,发酵时采用喷水雾湿润茶叶,加快发酵速度,缩短发酵时间,一般不超过2小时。另外由于整个制茶过程采用机械化操作,体力较轻,茶厂多雇佣年老且薪资较低的女工进行红茶制作,而销售部门多为年轻女孩,以此保证茶叶销量和促进利润最大化。红茶根据不同品级采用了不同包装,多为简单环保的铁盒、纸袋或布袋,式样较有当地审美特色。康提地区的红茶由于受先天区位影响,茶汤滋味浓强,茶汤红浓,叶片宽厚偏深色,一般用作提升其它区域红茶的浓度和色度的拼配原料。价格水平因此整体不高,较有市场竞争力。据当地人员介绍,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由于康提地区土地被严重侵蚀,导致产量下降,茶叶生产在这个地区的部分区域已经步入衰退境地了,因此现在的康提茶区在斯里兰卡算不上知名茶区。

另外,最让我们难忘的是入住康提湖边山上的Geetha夫妇家,与房东老夫妇一起品茗并结下深厚异国茶缘的美好时光。两位老人是虔诚的佛教徒,又是当地较有名气的艺术家,十分和蔼可亲。老人养育了三个女儿,现都已移居英国。孩子们虽不在身边,但生活却过得十分精致优雅,每天调饮加奶的红茶成为了他们生活的必修课。

我们很荣幸地品尝了阿姨用当地红茶和鲜奶亲手调制的奶茶,为表达心意,我们也用随身携带的简易中国茶器盖碗冲泡了来自茶的故乡——中国贵州的古树红茶,并邀请他们一起以中国茶礼和品茗小杯共赏嘉茗,还试图用英语将中国饮茶中感受到的回甘、生津、茶气和茶韵等种种觉受进行彼此沟通传达。当茶香和甘甜一缕缕浸润身心,当茶的自然之气冲开彼此的心门,无需更多的言语,我们都已然明了彼此的心意,沉醉在醇厚幸福的品茶时光里了。离开时,我们将茶具和茶都留给了他们,他们回赠了亲手编织的最珍爱的艺术品。夫妻两人一直站在大门口,目送我们离去,期待下一次有缘再见!

文字 | 王芳

编辑 | 刘彦青 冯生(见习记者)

审核 | 周芸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