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说网

夏日、冻柠茶,与望着窗外的我

      编辑:茶说       来源:茶说网
 

01-

这个夏天,闷热悠长,裹挟着果香和汽车尾气。

冻柠茶的光泽投射在脸上,咕噜咕噜的小气泡附着在玻璃杯边缘,房间里回荡着慵懒的音乐,打发人间的白云和苍狗,暂不需要踮起脚尖,去窥探未来。

只想静静地数着日子,看夏意变浓转淡,夕阳偏西进而藏进夜色。

回到学生时代居住的地方,有种陌生的熟悉感。

故事里经常出现的合欢树,如今,绿油油的,满是明晃晃的叶子,凝重地立在那里,好像在证明着什么。

高中时最喜欢停留的书店,被红色的油漆刷上了刺眼的“拆”,书店老板不知道会不会换个地方经营。

我曾经花费了无数个下午和夜晚的光阴,在那个氤氲着霉味的闷热屋子里,嗜书如命。我甚至记得那些书的位置,文学类,历史类,经济类,如数家珍。

几载春秋,历历在目。

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消瘦见骨,圆框眼镜,有种能写出《人间词话》的模样,张口却是粗糙斑驳的方言,又带着不令人厌烦的市井气。

后视镜里的夜色渐渐凝重,我右手向后旋转车把,车速加到32,飞驰而过,带着心底说不出的感受,隐匿在灰黑色的车流里。

往日的情节动人,曾经以为不会失去的,那些爱和梦,在时间的洪流里渐渐暗淡下去,像坠落到深海里的鲸鱼尸体。

02-

午后,电风扇吹动着轻盈的风。

窗外是一棵大约有五层楼那样高的皂荚树,深深浅浅的绿色间传来不知名的鸟鸣,很聒噪,让人有些心烦,眼前的一切都印证着夏日的漫长。

喝完一杯冻柠茶的时候,手里的小说刚好还剩下两页,虽然没有很惊艳,但故事还算有趣,至少用来打发这烦闷的天气,绰绰有余。

我一直在想小说的结尾,可真正到了揭晓谜底的时候,反而犹豫了。黄昏的时候,听见叶子上有雨滴的声音,口中还残留着冻柠茶的味道。我决定,先留个悬念,等天晴再看吧。

大概在几年前的春天,傍晚的时候,我骑着单车去书店取书,看见一辆三轮车上满是鲜花,我加把劲追过去,刚好是上坡路,我才有机会赶上。

车上是两盆山茶花,白色的和绿色的。在黄昏的光影下,仿佛是一团发光的萤火虫,我也不太说的清楚那种景象,很静默,很温柔,就像是被打包成一团的月光,让看的人惊心动魄。

恍惚之间,车子开始加速,过了陡坡,便是通往书店的下坡路,目送三轮车,我有些沮丧地在第二个十字路口左拐。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懂我在说什么,其实,我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说这些。

一个人在时间的洪流里,总会遇见一见倾心的事物,可能是一棵花树,也可能是一个人,因为确认过,目送了,便再难重逢,失去的日子里,也只好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

03-

那天去了书店以后,取了书,天便开始下雨,我买了一杯冻柠茶,站在路边等雨停。

天晴的时候,天空会变得明亮又轻盈,反而是快要下雨的黄昏,会不经意间想起那天的白山茶。

可能是我没准备好,我还没准备好成为一个成年人。

好像,我怎么也学不会像大人那样,不动声色,或是冷漠。

在人生的某段时间里,我容易犯困,习惯性拖延,莫名其妙觉得难过,但也不是想哭,我大概是要目睹一场灰飞烟灭的场景吧。

我最近总是做梦,一些重复循环的简单的梦境,无非是那些我们曾经一起生活的场景,亦真亦假,醒来便全然忘记了。

曾在一个暧昧的季节,暧昧着喜欢了一个女孩。

趁着酒劲儿,抱着她,吻她绯红的面颊,她闭着眼睛,我也跟着闭上,回到住处,我便昏沉沉睡下,天蒙蒙亮的时候,感到口渴,迷糊糊发去晚安。

在很多时候,我是没有把握的,对于两个人的关系,我不建议一直拖着,或者像是北京的雾霾,模棱两可的没有安全感,可是,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酒精在某种程度上,比人勇敢,也更真实。

我看了看手机,没有任何消息。

04-

热风吹在脸上,后背上是细密的汗,黑条纹的白衬衫明显有些疲惫,飘荡得极不自然,热烘烘的梧桐树让人心疼。

回到家里,我一边脱衣服一边打开音乐播放器,准备洗澡。

抿了一口冻柠茶,桌子上摊开着昨夜没抄完的句子:

我渴望能见你一面,但请你记得,我不会开口要见你。这不是因为骄傲,你知道我在你面前毫无骄傲可言,而是因为,唯有你也想见我的时候,我们见面才有意义。

我合上笔记本,光着脚走进浴室。

时间有限,我却越来越贪恋那些温润的孩子气,青春期像夏至的白昼一样长,我不会担心有离别,尽管我曾错过了那样触目惊心的白山茶。

我们都要学会忍受夏天,像是主动告别和欣然遗忘。

多食水果,日子会变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