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说网

静园:一场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幽梦

      编辑:茶说       来源:茶说网
 

哪里来安放我的“老房子”情怀?旅途中,我总爱寻找老房子,并热衷发掘这些老建筑背后的故事,来满足一颗“八卦”的心。

天津有许多民国时期的老房子,岁月的沧桑本身就是本故事书,如果再与名人扯上关系,那更是千万种风情更与何人消说!

静园位于一条安静狭窄的街道上。这座日式与西班牙风格混合而成的别墅庭院原先是军阀、汉奸陆宗舆的住所。1929年到1931年间,末代皇帝溥仪携家眷迁居此间,让这座别墅带上了“皇家”气息,与众不同。正是,园不在大,名人则名。

“静园”取自“静以养吾浩然之气”的意思。而我更愿意将其解释为“岁月静好”之“静”。
园中主体建筑为砖木结构的二层楼房,西半部为通天木柱的外走廊,东半部为封闭式。园内喷泉流水,树木葱茏。室内房间依据当初摆设,以清末民初的家具饰品为主,又融合了西洋装饰物,真实再现了末代帝后妃的生活场景。

客厅

走进静园,你如同穿越回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历史人物、传奇故事,纷杳而来。

静园的一楼主要是会客厅和餐厅,更多让人津津乐道的故事则发生在二楼上。

婉容:一个女人的“蜜月”时光

走过略显逼仄的木楼梯,二楼便是末代帝后溥仪和婉容的起居室、书房。

对于清宫妃嫔的容貌向来被当代人所诟病。但是其中也有特殊:皇后婉容的相貌用今天的审美,依然是属于“姣好”层次的。

婉容出身于达斡尔族贵族家庭,肤白貌美气质佳,琴棋书画无所不通。难得的是,婉容待字闺中时,父母为她请了英语老师、钢琴老师等,让她接受了西方良好教育,这为她日后成为“摩登皇后”奠定了基础。

作为婉容的衣冠冢入葬清西陵的照片

她和丈夫溥仪在静园里度过的了一生中唯一的“蜜月”时光,尽管短暂如流星划过。

婉容不仅是位极品美人,而且性格活泼,柔情似水。她教溥仪学英文,吃西餐。二人互以“亨利”、“伊丽莎白”相称,用英文通信,一起收听音乐,还拍下了不少合影,伉俪情深。这为溥仪沉重的灰色生活增添了一抹亮色,是他生命中的一股清流。

对于婉容这朵鲜花来说,在静园泥土中,她曾经自由吐蕊,舒卷开合。她可以在有限范围内实现一些内心小愿望,获得一些生活中的小确幸。善良的她曾多次为赈灾捐款捐物,获得社会各界的好评。

婉容书房

婉容的书房是她卧室的套间,面积不大,里面的描金木质钢琴非常引人注目。试想当年这位二十三岁的年轻美人,用纤纤细手,弹奏出怎样曼妙的琴音?美色与声乐相得益彰。

婉容和丈夫最喜欢去天津的起士林餐厅。在一楼的小餐厅里,也是二人温存与甜蜜的见证。餐厅的摆设中西结合,既有中式屏风、瓷器,又有西式桌椅、餐具。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中曾经这样描写:“衣裳不必太讲究,但是礼貌十分重要。如果喝咖啡像灌开水,拿点心当饭吃,或者叉子勺儿叮叮当当的响,那就坏了。在英国,吃点心、喝咖啡是Refreshment(恢复精神),不是吃饭……”

小餐厅

婉容钟爱旗袍,并对旗袍的宽袍大袖做了贴身式样的改造。在人们眼里,她俨然就是那个时代的“明星皇后”!然而,有名无实的皇后头衔让她缺失了世俗的欢乐,有名无实的夫妻生活又注定这朵娇艳的花儿走向枯萎。

生活的不如意,精神的禁锢折磨,使她从一只欢欣喜悦的小鸟变得郁郁寡欢。加之外界时局的动荡,无法让现世安稳;丈夫溥仪内心的极端自私与阴暗,又让她的“岁月静好”不过是一场幽梦!当“妃革命”爆发后,也宣告她的“蜜月期”彻底结束。溥仪将文秀闹离婚归结为婉容的排挤,自此,她与丈夫的关系跌至冰点,再未复苏。而离开天津赴满洲后,婉容更是迈向了悲剧的深渊。

溥仪:躲进小楼不问春秋

溥仪书房

溥仪在天津的岁月过得还算惬意。他保持着高端生活消费,经济来源于变卖从宫中带出的字画文物。整间书房中式陈设为主。在这里,溥仪经常阅读时报,关注时事动态的发展,寻求复辟的契机。

溥仪的卧室较为素雅,无奢侈之感。在天津生活期间,溥仪常穿着精致考究的英国西服,头戴礼帽,着蔡司眼镜,手提文明棍,一幅外国贵族的派头。他虽然外表西化,实际内心深处封建观念根深蒂固,最大兴趣仍是“复辟”。

溥仪卧室

从生活角度来讲,溥仪不是个有情有趣之人,从房间布置即可看出。他似乎有种洁癖,让人难以亲近。和这样的男人生活,注定了妻子的悲剧。而且他又是特殊的身份,让悲剧的含义更加深了一层。所以,溥仪的一位皇后,一位妃子,以及后来的两位贵人都被拖入了悲摧命运的漩涡。

文绣:末代皇妃的革命

当一个女人沉浸在幸福当中时,另一个女人却跌入了人生的谷底。

她,文绣,一个其貌不扬,身世平平的女子,在无常命运的捉弄下成为了末代皇妃。

低调的性格,不得宠的生活,让文绣的卧室偏安于一楼的角落里显得很合情理。

房间面积不大,一张单人床极窄小。整间卧室布置简朴素净,瓶中之花也不过是白色的,是房主人备受冷落,内心苦寂的真实写照。

文绣进宫时还是一个12岁的天真少女,她早婉容一天进宫,被封为“淑妃”。

这场特殊的婚姻不久就将她变成了“悲鸣宛转“、“奄奄待毙”的“哀苑鹿”。天津岁月里,她就在这间房内终日与书为伴,无事不与溥仪和婉容来往。

纹绣卧室

据说婉容和文绣不合。二女共一夫,女人的嫉妒心注定了矛盾丛生。吃瓜群众们总爱放大这段女人之间的战争,坊间有着文绣不堪忍受婉容排挤折磨的种种传言,最终导致1931年8月“妃革命”的发生。

文绣和溥仪撕破脸,提出离婚诉讼,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敢于向封建皇帝提出离婚并取得成功的皇妃。而文绣得到的不过是五万元生活费和一纸“终身不得再嫁”的约定。

五万元钱在支付了高昂的诉讼费后,又被亲戚骗走了大半,留下的为数不多。几年后这位末代皇妃的生活就陷入了困顿。四十年代末她嫁给了一位退伍的国军军官,二人虽然清贫,但总算在兵荒马乱中做成了一对平凡夫妻。然而,天不遂人愿,几年后丈夫病逝,她也在四十出头上结束了悲凄的一生。

无论是婉容还是文秀,对她们来说,可能最美的时光都定格在了入宫前的少女时代。“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

后记:带着你的故事,来赴我的下午茶

在静园里有一处享受下午茶的角落,被命名为“伊丽莎白的下午茶时光”,让人遥想起那位香消玉殒的末代皇后。就连露天甜品店,商家巧妙打出“皇后”之牌招徕顾客,成功勾起游人们的情思。精致的茶具、美味的甜点,都会因“皇后”而增其色。

点一杯咖啡或甜品,在这个曾经生活过末代帝后妃的环境里歇脚。那些故事里的人物也纷纷你方唱罢我登场,为你讲述一段历史传奇。

溥杰书法

静园这座别墅庭院也随着历史浮沉,经历了乱世军阀、末代皇家、国军长官,以及解放后的群众大杂院,它的故事从历史风云人物转变成了平常百姓家。如今,住在这里的主人公们已是“人面不知何处去”,但静园依旧“笑春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