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说网

茶叶大户44岁转型干快递,奋斗9年成国家高级工程师

      编辑:茶说       来源:茶说网
 

天下网商记者 蒋菲

2010年,44岁的中年男子蒋教芳走进杭州申通快递转运中心,成为分拣台上一名普通操作员,此时的同事们尚不知道,这位其貌不扬的新人,坐拥105亩茶园,是浙江建德当地的茶叶大户,管理着70余名员工,作为第一批开发建德有机茶与千岛银针的茶农,曾是各茶博会农业局相邀的座上宾。

9年后,浙江首批快递行业高级工程师公布,7人上榜,蒋教芳的名字赫然位列其中。

从一线快递操作员成长为国家高级工程师,这不仅浓缩了快递业从“汗水型”向“智慧型”转变,也让人们看到一种可能,即使是一个半路出家的高龄新人,只要足够热爱并深耕一个行业,也能成为受国家认可的专业型人才。

蒋教芳

两张地图

时间倒回到9年前,在浙江建德,蒋教芳承包的茶园,占地105亩,比10个足球场还大。茶园沿着山坡起伏,等到采茶时节,到处是新竹背篓的采茶女,筛取嫩瓜片,70余名工人各司其职,满园飘香。

茶农在蒋教芳的茶园采茶

平时园内有20个工人负责,除草、修剪、施肥 等工作,一年到头茶园的纯利润也有十来万。当地农业局举办的茶叶会、年会上,蒋教芳被邀为显赫的座上宾。

他偶尔也会来杭州,参加在和平会展中心举办的茶叶博览会,“小老板一样的”踌躇满志。转折发生在2010年,他再次抵达杭州,前往杭州申通快递公司报到。

为什么一个茶叶大户会主动选择另一种生活呢?况且当时的他已经44岁了,再转行意味着进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行业,像无数进城务工子弟一样,过上睡宿舍,晚上7点上班早上7点下班的集体生活,每月只能领取1200元薪水。

蒋教芳在茶园工作

究其原因,蒋教芳坦言在经营茶园十年后,他嗅到舌尖上的危机:茶园效益日渐衰弱,投入的成本则不断加大,利润一降再降,到了无法盈利的地步,转行迫在眉睫。

他有五六个老乡在申通快递,渗透在业务员、操作工、主管各个岗位,从他们的口中蒋教芳持续关注着快递业,并认为这一行一定有发展前景,如果要在这行做好,必须从最底层干起,他没有向同为分拣员的同事们提起自己的过往。

在当时的杭州转运中心,一名分拣员负责一个格口,一个格口代表一个省份,或一个地区,当包裹从流水线上转至分拣员面前,分拣员必须尽快识别是否是自己所属的省份,是的话就要迅速“揽至麾下”。

44岁才入行,蒋教芳的记忆力自然不比年轻人。他买了两张中国地图,一张挂墙上,一副放在枕头底下,有空就看,睁眼就看。先认省份,再记市、区,模拟行车路线,他看着地图,眼前仿佛是一个个包裹从这个省跑到那个省。

蒋教芳的学习笔记

通常,蒋教芳记省份快,2天就能记住,记区就要复杂一点,得花上5天。区与区交界处最难分别,也是他经常出现分拣错误的地方。

刚上岗不久,他看到面单上的县,马上能联想到对应的省份。一公斤以下的小件连带扫描,一晚上他至少能分拣6000票。

绝大多数分拣员认定自己的省份就不会更换,他们宁可在同一个格口站到麻木,也不愿意花时间记新的路线,以换取脑力轻松。蒋教芳却主动向领导要求,让他多换几个格口分拣,他想挑战一下自己。

从分拣广东线,再到福建,贵州……一年的时间,蒋教芳去过近20个格口,除了东三省、新疆没去分拣过,其他的线路他都去练习过,并从中转部流转到操作部、航空部,在车队当过押车员,待过四个部门。

月薪翻了3.5倍

对于职业规划,蒋教芳心中自有丘壑,他做好了从一线员工往上晋升的准备,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第二年他就因工作出色,被调派到贵阳转运中心,担任中转部经理,底下有70余个工作人员。月薪从1200元升到4200元,翻了3.5倍。

蒋教芳培训员工

在贵阳转运中心,来自云贵川的包裹都要从这里发往全国各地。而蒋教芳一来到贵阳,就发现这里的数据统计潦草,偌大的转运中心,每天几十辆9.6米的大货车载进载出,记重方式居然是“毛估估”,甚至出现网点间相互扯皮,互不认账的情况。

比如,A网点和B网点这条线长期“不对付”。A说自己一车货发往B重量5吨,B说他们实际收到的重量不止5吨,相同的,A说收到B的一车货有8吨,B跳起来说“明明只有5吨,你们睁着眼睛多报”。

发的货物越多越重,收货方网点的工作量就越多,网点自然不肯吃这个亏。加上统计不明确,两家怄气造成恶性循环。转运中心按网点货物的重量计算中转费,网点报的重量越少,转运中心的亏损越多。

蒋教芳又气又恼,数据不精准不但影响统计,而且影响路由设计,导致运力的不平衡甚至浪费。以贵阳发往广州这条路线为例,日发件量的多少,班车要怎么装载,几点钟发车都有讲究,蒋教芳要在数量的基础上设计最合适路径。

“如果贵阳发过去的包裹少,广州发回来的多,可以一天开一趟班车直达,也可以先去某地中转,因为贵阳到广州一车货装不满,直接跑一趟不合算,不如先到其他转运中心,满车后再到广州。”

申通快递的车辆

为了优化数据,蒋教芳第一步就是建地磅,相当于“贴在地面的一杆大秤”,汽车开上地磅通过感应完成自动计重并显示在屏幕上。这一设备共花费5万多。

如此的重金投入自然遭到不少网点老板的反对,但有了这个计重方式,不能再像从前那样偷报漏报重量,核算费用逃无可逃。相反地,有据可循,网点老板之间的矛盾减少了。

在没有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的年代,蒋教芳用最原始的笔和计算器规划新的路由,他向总部提议开通了杭州到贵阳,上海到贵阳两条班车线路。

彼时杭州到贵阳的货,仅能装到大半车,主要走航空线路:从萧山机场飞到贵阳龙洞堡机场。走汽运的话要到长沙转运中心分拣后,再到贵阳,这样一来往往需要两天。

通过对比计算这条路线历年的趋势,蒋教芳发现货量呈明显的上升趋势,他当机立断开通杭州到贵阳的直达班车,到蒋教芳13年离任时,这条路线的货量最多时达到一天4车,运输时间缩短到24小时内。

快递业的“老师”

翻看蒋教芳的朋友圈,2018年9月,他发了一段“努力是一种生活态度,和年龄无关,只要你有前进的方向和目标,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的文字,配图是一本红色的2018年版《消防安全技术实务》。3个月后,他出现在一级消防工程师考场上,坐在一群年轻人中间答题。

蒋教芳学习消防知识

似乎在任何时候,任何年龄,他都有学习新事物的勇气和决心。

而先后从事快递转运、操作分拣、运输调度,使蒋教芳成长为快递网路设置、管理与运维方面的专家。也为他日后评选为快递网路工程高级工程师埋下铺垫。

即使是在2013年后,他转回杭州转运中心担任操作部经理,也会时不时回一线工作,和员工一起加班,不让自己的手生疏,“有时碰到底下人抱怨说今天做了5000票,忙不过来要多配人,但是这个活我做过,一个人6000票也可以操作,我对整个中心用工需求心中有数,如果他真的觉得困难我可以手把手教他方式方法。”

蒋教芳身上还多了员工培训的工作,以提升员工技能水平和持证上岗率。一来蒋教芳高中毕业后当过5年的代课老师,有丰富的教书经验,二来他长年在一线操作,有实践经验能指导员工。

带队在快递技能竞赛中获奖

自2015年有快递技能竞赛以来,经蒋教芳培训和指导的参赛选手,包揽了省、市、区组织的6次团体第一名。2017年,他任省队教练时,指导的3名选手代表浙江省邮政行业参加“2017中国邮政行业技能大赛”,三人都获得了个人三等奖的好成绩。

此外,他还以编委的身份参与编写了《快递业务员职业技能鉴定辅导教程》(高级),由上海交通大学多次出版,并被各快递企业作为培训教材。

2016年,他更是被聘为浙江邮电职业技术学院专业指导专家及特聘讲师。“蒋老师”也拥有多项学术成果,他曾是国家立项课题(KT2015Y004)“民营快递企业经营人才精神激励机制探究”项目组的主要成员(该项目2015年结题,2016年12月29日通过验收)。

针对快递业有了首批高级工程师,《浙江工人报》发表观点指出,任何一个符合社会发展需要的行业,任何一名为行业发展作出贡献的专业技术人员,都不应该成为被职称遗忘的角落,这是快递业评高工所传递的价值导向。

编辑 陈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