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说网

有礼有节丨茶|从黑暗料理到国民饮料

      编辑:茶说       来源:茶说网
 

二月一番雨,昨夜一声雷。

枪旗争展,建溪春色占先魁。

采取枝头雀舌,带露和烟捣碎,炼作紫云堆。

碾破香无限,飞起绿尘埃。

井汲新泉,烹活水、试将来,

放下兔毫瓯子,滋味舌头回。

唤醒青州从事,战退睡魔百万,

梦不到阳台,两腋清风起,我欲上蓬莱。

——南宋·白玉蟾《水调歌头·咏茶》

人生草木间,便是茶。

取之于高山,浸之于清泉,一杯茶叶浮沉间,齐蕴了大河山川的美感。说到茶,没有哪个国家的人能比中国人更有底气。毕竟,在四千七百年前,我们的祖先神农氏,是世界上第一个吃茶叶的人。

神农氏:我拿茶叶赌明天

...

传说上古时期,人类尚且懵懂无知,不知何物可以为食,于是有神农氏遍尝百草,替子民辨别食物。有一次,神农在同一天里中了七十二种毒,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肚子历经七十二般变化。(肚子:旋转,跳跃,我闭着眼...)

说到这里要提一句,据说神农长着一个晶莹剔透的水晶肚皮,吃了什么,一低头就能看见它在肚子里如何反应……想象一下,你若能亲眼见证吞下去的食物在肚子里层层闯关慢慢进化成粑粑,会不会觉得其实不吃东西也罢?

神农是幸运的,因为他中毒之后,遇到了茶叶。当他抱着中第七十三种毒的信心嚼了几片叶子后,体内毒素尽消。

于是后人记载:“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之。”

不过最终神农因为吃了断肠草而死,可见茶叶并不能解断肠草之毒,所以诸位还是不要尝试为妙。

自春秋到魏晋,茶是黑暗料理的化身

...

自神农氏为人类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证明茶叶不仅可食用,且可清热解毒,提神醒脑,实乃“居家旅行、杀人灭口”之必备良药之后,中国人才真正开始了“吃”茶的历史。

春秋时期,茶叶不再像伸腿瞪眼丸一样被直接放进嘴里嚼来嚼去,而是被发明出一种吃法叫“粥茶法”,把茶树的枝条叶子捋下来,撅吧撅吧,直接下锅煮,煮完一饮而尽,简单粗暴,十分有效,来一碗茶汤,注定今夜无眠。

到了西汉时期,这种苦涩程度堪比含着黄连嚼苦瓜的茶汤,被添加了葱、姜、枣、橘皮、茱萸、薄荷等作料,然后和茶叶一起熬煮。想象一下这种味道,隔着几千年的历史长河都觉得凶残,为了掩盖茶的苦涩,只好让它搭配更苦涩、味道更不可描述的东西,先民的智慧,我辈远不及也。

茶叶到了魏晋,又被玩出了新花样。人们对茶的热爱,不再满足于外表的颜值。爱要爱到骨头里,于是人们把茶叶研成粉末,开始煮茶叶末。从这里联想到后代喝不起好茶的小民,只好用大壶冲泡人家茶桶里留底的“高碎”,还美其名曰“满天星”,喝起来应该更加有滋有味才对。毕竟在古代,不管是达官还是贵人,喝的比高碎还不如呢,那是高高高高高高碎。

来自大唐茶圣的专业认证:茶得是咸味儿的

...

魏晋以茶叶末煮茶的风俗,流传到唐朝,更加大肆兴盛起来,并且拥有了姓名,叫“末茶法”。聪明的你一下子就可以猜出来,如今在日本被发扬光大的“抹茶”,就是在我国唐朝时传过去的。

而被人们尊称为茶圣的陆羽,就生于唐代。他不仅写就了影响后世的《茶经》,还创造了一种“煎茶法”,与“末茶”不同。

在煎茶的过程中,你可以依照个人的口感加盐来调味。据说,用煎茶法饮茶时,以舀出的第一碗茶汤为最好,称为“隽永”,以后依次递减,到第四五碗以后,如果不特别口渴,就不值得喝了。但我想象的是,如果在煎茶的过程中,你要一直往里面加盐的话,恐怕喝到一十八碗,也是停不下来的。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宋人,茶馆遍地开花

...

喝茶的艺术传承到宋朝达到鼎盛。上至皇帝宋徽宗,下至黎民小百姓,全都痴迷于一种 “点茶”的技艺。

什么是点茶呢?宋代的饮茶习惯,要先将茶叶制成“茶饼”储存,被称为“团茶”。待到喝茶时,再将茶饼碾成碎末,经沸水冲泡成茶汤,听上去好像与掰一块绿豆饼冲泡成绿豆汤是一个原理,但这种团茶与绿豆饼的价值却有天壤之别。

宋仁宗时,有人制成 “小龙团茶”,一斤值黄金二两;宋徽宗时,用“银丝水芽”制成的“龙团”,颜色雪白,每一饼的价格就要四万钱,买绿豆饼的话,够吃好几年了。

宋代的茶艺如此鼎盛,自然也催生出周边文化,比如文人雅士的斗茶,讲究茶艺的比拼。另一个迅速发展起来的,便是茶馆文化。

茶馆,在宋代称为“茶肆”、“茶坊”、“茶楼”等等,源于唐代,但在宋朝时最为兴盛。去茶馆消费一下,变成了民间的日常。在首都汴京,只要是人多的地方,就有茶馆。到了南宋,首都临安,那里的茶坊更讲排场,茶坊里开始挂名画,活动的内容也不仅限于喝茶。

有吹拉弹唱学习乐器的,有说书唱戏劝人方的,有中介介绍工作的,有表演的歌妓和陪坐侍客的,还有读书人聚集在一起侃大山研究学问的。

想来其景,大致与老舍先生《茶馆》里讲的,差不多是一个意思:“这里卖茶,也卖简单的点心与菜饭。玩鸟的人们,每天在蹓够了画眉、黄鸟等之后,要到这里歇歇腿,喝喝茶,并使鸟儿表演歌唱。商议事情的,说媒拉纤的,也到这里来……总之,这是当日非常重要的地方,有事无事都可以来坐半天。”

当时,茶楼里还有专业的“茶博士”表演点茶的功夫。据说如今的长嘴壶技艺,便是从当时流传下来的。

老烈《茶话》一书中写道:”茶博士的冲茶手艺也特别:客人落座,看清人数,左臂一叠碗盏,右手一把铜壶,走将过来,啪啪啪啪,单手一甩,茶托便放齐了;然后放好茶碗,投上叶子,高高地举起长嘴铜壶,远远地离碗足有两尺距离,刷的一声便将沸水冲去……这一切动作有惊无险,来得干净利落,一滴不溅,半点不流,那真叫高,实在是高。”

老先生说:我泡的不是茶,是日子

...

而至于明清以后,人们已经放弃了原来奢华复杂的点茶技艺,开始泡芽茶,茶叶不必再经过繁复的工序,采摘茶芽之后炒制烘焙,泡茶时即时取用。喝茶的人可以亲自动手,观水火相战之状,听壶中沸水松涛之声,品杯中袅袅茶烟上下,尽享茶的意趣。

喝茶的意趣,大概最与文人相得。从古至今,在文人雅士之间,茶叶似乎永远是他们最偏执的爱好。作诗也有茶,作画也有茶,写字也有茶,下棋也有茶……所以,流传下来的茶诗、茶画不胜枚举。而爱茶如老舍先生,还曾因茶叶生过气。

这是汪曾祺先生《寻常茶话》里讲的一个故事:

老舍先生一天离不开茶。他到莫斯科开会,苏联人知道中国人爱喝茶,倒是特意给他预备了一个热水壶。可是,他刚沏了一杯茶,还没喝上几口,一转脸,服务员就给倒了。老舍先生很愤慨地说:“他妈的!他不知道中国人喝茶是一天喝到晚的!”

市井小民爱喝茶,苦也是它,甜也是它

...

中国人的爱茶实在太疯狂,能让这位可亲可爱的长者发飙,也是绝了。不过,虽然文人爱茶,但爱茶却不是文人的专利。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见识过家里大人喜好喝茶的厉害,首当其冲的便是老爷子。

爱喝茶,可是有好茶叶吗?没有。

街头集市上的东南角,有一处土坯堆成的台子,不知是谁家盖房子留下来的遗迹,平平整整,两尺来宽,三尺多长。卖茶的小贩,就在此地搭一块旧毡子,把十来个茶叶桶挨个摆上,带着红纸封的一面向外,也写着哪哪儿的红茶,哪哪儿的绿茶,哪哪儿的毛峰,哪哪儿的普洱,其实里面一律都是大把的茶叶末子,也不知是什么红茶绿茶大白茶,统统都是“中国第一茶”。

至于价格,也是非常公道,十块钱半斤,上帝和卖家好好说道说道,往往还能饶二两。然后就是大张的白纸裁开,包了茶叶,用草绳子系起来,拎回家,倒进搪瓷的茶叶罐里。

烧一壶开开的水,抓一把茶叶扔进去,等两分钟,茶叶泡开了,倒进一个大把搪瓷缸子里,茶的香气在水雾中沉沉浮浮,走到哪儿都端着。哪怕是临上厕所,也要憋着膀胱的不适,抓紧时间狂饮数口,尽显茶民本色。

这种过分简约大方的喝茶方式,带着穷人家理直气壮的豪迈与粗放,若是被古今中外的文人骚客权势贵族知晓了,注定是要大笑的。

可是,在那些悠远的年代,在那些又见炊烟升起的小门小户里,谁又能说这不是另一种茶文化呢?只不过这种文化,独属于我们市井小民罢了。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其所有

暂不支持转载,欢迎关注

有礼有节是致力于推动传统文化美学,缔造新国风良品的文教品牌,专注于传统文化与当下生活方式的融合,通过旗下生活文教、节庆礼品等产品体系,将传统文化融入当代生活场景之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