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说网

福鼎茶人方守龙,他的茶完全原生态制作,被视作白茶界权威

      编辑:茶说       来源:茶说网
 

中国千百年来,茶人传统的延续, 好人做好茶,是中国人根深蒂固的传统。而现在方守龙的生活就是这样。种茶、饮茶不等于有了茶文化,仅是茶文化形成的前提条件,还必须有文人的参与和文化的内涵。唐代陆羽所著《茶经》系统的总结了唐代以及唐以前茶叶生产,饮用的经验,提出了精行俭德的茶道精神。

中国茶注重品茗时的感悟,冲泡只是形式,呷一口茶,体悟内心的淡静与从容。中国茶的禅意保存了以茶感悟的最高境界,有冥想的沉思空间,有悟道的心灵感应。

而对于中国茶,白茶居士方守龙深谙其道。作为一位视白茶为至亲的茶人,他从骨髓到血液都饱含了对于白茶与禅修的尊敬和迷恋。

在茶园中安 放太阳能念佛机,与茶树共赏梵音之雅,崇尚自然种植,从种植到采制,每一个步骤都不违背大自然的规律。

“和、静、怡、真”作为中国茶艺的“四谛”,方守龙 可谓谨遵其道。佛家讲“和”,讲六和敬。儒家也讲“和”,人跟大自然要和谐。方守龙的白茶园坐落原始森林,大自然的一切都在这里被保存完好。

“静”是修行中国 茶艺的不二法门。一个优秀的茶人,不仅看他的动作更看他的心态融入了茶没有,虚静了没有,而对于制茶的用心,方守龙可谓典范。

“怡”是中国茶艺修行过程中 的心灵享受,在制茶过程中,方守龙享受着和他的白茶每一天的变化。

“真”是中国茶道最重要的一点,也是终极追求,方守龙的白茶讲究用传统工艺制出茶最原始 最真的口感。

正是这样的调和与虚静相融,心怡与至真互补,印证了方守龙制茶禅修中最重要的法则“茶道”两字,在爱茶人心中是值得敬仰的一片天地。它先出自诗僧和茶僧美称的皎然之诗作《饮茶歌诮崔石使君》。

或许正因如此,早年的方守龙是福鼎国营茶厂的技术人员,后自创茶企,再后来卖掉所有股份,在白茶山里觅得一片六七十亩的小茶园,从此原生态、裹足不愿下山,隐居深山,矢志追求极端纯净的完美白茶,成为一位纯粹而朴素的茶人。

方守龙,白茶山人,与茶相伴半个世纪,以卓越的制茶技术闻名。崇尚古朴原始的白茶工艺,长年隐居于闽东太姥山主景区内的白茶山中,皮日休的《茶人》中说到:“语气为茶荈,衣香是烟雾”,描写了从事茶叶生产的人说话带有茶的气息,衣着带有原野的清新,方守龙正是如此,不问世事,以种茶制茶品茶为乐,人称茶痴。从茶叶的培植到制作所有流程一律亲力亲为。

方守龙的理念很淳朴:原生态,真纯净。他固执地相信,好的白茶必须是够天然够纯净,容不得一丝杂质。

所以他的茶园远离人烟,蜿蜒数里深入密林,山路崎岖,所有物料全都靠肩挑手抬.园内保留大量高低不齐的老茶树供鸟类栖息,由于杜绝使用杀虫剂,这些鸟承担着整片茶园的除虫任务。杜绝使用化肥,肥料是野生放养的羊粪,因为其他牲畜难免用过人工饲料,而在方守龙的概念里,那就等于存在不够纯净的可能。

方守龙对原生态理念的追求,使得茶园的培植成本高的离谱,产量却低得多。此外,从采摘到制作的流程也是非常严苛。因为对芽叶的粗细长短有严格的要求,采摘的效率相对普通茶园会低很多,需要给采茶工支付数倍的工钱;因为制作精良,普通的工业化设备无法满足需求,他就自己搞发明创造,离地清洁化技术,茶叶提香机,白茶日光复式萎凋工艺等等。

他崇尚古老朴质的白茶制法,因山上多雾多雨,自创设计了一系列多功能模拟装置,以满足全天候的日光晾晒;萎凋过程延续古白茶的传统方式,遵循生态规律,杜绝一切催温速成的因素;在工艺上,因产量极低,每一片茶叶全都得以亲手培制,他仗着经营几十年得心应手的技术以及对茶性的透彻理解,可根据每天温湿度的变化相应调节,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他所想要的原生态,是一种态度、一种心境。一如静坐品他的茶,清空明净。

方守龙在山上,茶客在山下,来来往往都是喝茶的人,话题却离不开他,有一些专门来找方守龙回到山上的茶坊里,和方守龙一起喝茶聊天。

方守龙会让他们亲切地称他为“老方”老方的茶包和茶饼有详细的记录了制成的和品种,而老方的记录远不止这些,详尽到每日的温度,湿度,雾的浓度。

在喝完他的茶后,他会觉得自己的茶有明显差异,而茶客们只有感受到一些的微小差异,他的乐趣就在于追究茶里的许多变化,只求到极致,这茶就变成了奢侈品。

茶客问老方:“准备什么时候物色个接班人,把这个好茶秘诀传下去”老方不置可否:“只要有人来,愿意和我聊茶叶,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