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说网

在文学方面对清的追求集中体现在中唐和两宋,一个是酒,一个是茶

      编辑:茶说       来源:茶说网
 

在文学方面对清的追求集中体现在中唐和两宋,一个是酒,一个是茶

“清”是茶的一个特点,也是茶精神的代表,饮茶是古代文人表达“清”的一种生活方式,韩滤《二十五口昌甫斋中徐悴送酒因次韵共答》“诗清应为煮芽茶”徐巩《赠徐照》“诗清都为饮茶多”在这里诗人们认为“诗清”是因为“煮芽茶”“饮茶多”的结果。叶绍翁《和葛天民呈吴韬仲韵赋其庭馆所有》:“主人清到骨,相对只杯茶。”因为自己人格上的“清”所以只愿与“茶”相对,进一步说明了晚宋诗人所追求的“清”与饮茶的关系。“清”是古代文学中的一个重要范畴,在文学艺术方面对“清”的追求集中体现在中唐和两宋,而这两种清的表现形式一个是酒,一个是茶。茶清在诗学批评中的具体体现笔者认为可以分为三个方面:

一、茶功与苦吟“唐以前的诗是长出来的,唐人诗是嚷出来的,宋人诗是想出来的,宋以后的诗是仿出来的。嚷者,理直气壮,出以无心;想着,熟虑深思,行以有意耳。”一个“嚷”字和一个“想”字,反映了唐诗与宋诗本质上的不同。而这种差别体现在饮料上就是唐代是酒,宋代是茶。酒是热性饮料,饮酒使人兴奋,酒后作诗诗风豪放不羁;茶是清灵之物,饮茶祛睡魔、荡昏寐。茶后作诗想能思虑沉静、构思精巧。

“苦吟”在诗学批评上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是对待诗歌的创作态度上比较严谨,诗人们往往刻意锤炼,追求字句的工巧;第二,就是追求一种枯寂寒瘦的诗歌美学境界,主题上多寒士清贫落魄的内容,意象上多清冷、细微、瘦硬一路。从第一方面可以看出,苦吟在于“想”,也就是思考,而思考要求创作过程中诗人要读书,读的口干舌燥的时候喝一杯清茶,不仅“燥吻迥膏沃”还能“枯肠但茶搜”(郑清之《再和戏黄玉泉》)可见一杯清茶入口不仅能滋润诗人的口舌,而且也有助于爽神构思,而此处的一个“搜”字可见诗人的苦思了。

不仅仅是郑清之借茶“搜”枯肠,晚宋很多诗人在茶诗中都提到一个“搜”字。如戴昌《次韵黄次夔思家》:“时凭酒捐圣贤味,闲借茶搜文字肠。”毛诩《宿广果寺》:“满屋异香僧入饿,一瓯新茗客搜吟。”不管是闲来无事,有创作欲望趁机借茶“搜”文字肠还是品尝到新茶后借茶“搜”吟,一个动词“搜”已经可见诗人在创作的时候是搜肠刮肚,绞尽脑汁,而这种辛苦的创作构思正反应了诗人对字、句等细微之处的仔细琢磨。这正是晚唐的卢延让《苦吟》“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创造构思的再次呈现。赵师秀《宿国清》:“本为饮茶防睡早,强寻诗句拟寒山。”为了防止早睡饮茶,而“强寻”二字又可见诗人用心之苦。由此可见清茶在一定程度上为晚宋诗歌中的“苦吟”特征提供物质上的保障。

“清形”也是“苦吟”的一种,是枯寂寒瘦的具体表现。就整个诗歌史而言,诗歌从中唐以后由豪放转为工秀轻巧,清寒瘦硬。茶常被称为“雀舌”“枪旗”,更用“芽”“尖”等词来形容,可见茶体形之细小;而茶性之寒自不待说。陈著:“凤舞赐团今绝想,只凭苦硬养幽清。”(《春晚课摘茶》)指出茶的另一个特点“苦硬”。由此可见茶从外在的形态到内在的品性都与“工秀轻巧,清寒瘦硬”的诗歌特点相通。晚唐“郊寒岛瘦”,诗歌骨骼瘦小,显示出苦涩、幽僻、寒苦的形态。四灵“步晚唐诗派的老路,以写律诗为主,注重白描写景,忌用典故,以轻灵秀巧见长。”

晚宋永嘉四灵针对江西诗风“宋调”的革新转而独尊贾岛姚合诗风,进一步继承了“郊寒岛瘦”特点,严羽《沧浪诗话·诗辩》:“近世赵紫芝、翁灵舒辈,独喜贾岛之诗,稍稍复就清苦之风,江湖诗人多效其体,一时自谓之唐宗。”严羽指出永嘉四灵中的赵师秀与翁卷等人诗歌中追随晚唐,有清苦之风,江湖诗人又仿效四灵,所以在晚宋文坛上,宗晚唐成为一种风尚,晚唐体在晚宋再次回归。如赵师秀《午困》:“午困因书又见寻,自添茶鼎候微吟。病身未觉春风暖,柳色无端口口深。”“午困”本来是一件非常平凡的小事,而诗人却由午困寻书候茶联想到自己的身体一一“病身”,以至于连温暖的春天在诗人的笔下也不再温暖,并且从“无端”二字可以看出诗人对柳色越来越绿的现象并不喜欢。

诗歌的写作时间是在温暖的春天,而诗人的心绪却是“清寒”,徐照《山中》:“世事已无营,悠然物外形。野蔬僧饭洁,山葛道衣轻。扫叶烧茶鼎,标题记药瓶。敲门旧宾客,稚子会相迎。”诗人没有对山中的风景进行描写,而是对自己在山中的生活状况进行叙述。诗人对世事已经不感兴趣,悠然地生活在山中。吃僧人吃的素食,传道士的服装。闲的时候烹茶煎药。偶尔有一两个老朋友前来拜访。这种山中生活从“悠然”一词来看,诗人是喜欢的,然而,从整首诗歌选择的意象“野蔬僧饭”“山葛道衣”“茶鼎”“药瓶”来看,诗歌的色彩是灰色的,给人一种枯寂之感,而这种枯寂之感在骨骼上给人也是一种“瘦硬”的印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