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说网

纳雍有个“茶痴”:10年专做一件事 让贵州高山有机茶飘香海内外

      编辑:茶说       来源:茶说网
 

山路弯弯,进入纳雍县鬃岭镇坪箐村海拔2000米以上的山神箐大山上坪箐村谭家冲村民小组,一片宁静沁人心脾。

当地村民谭正义习惯了这片宁静,又不满足于这份宁静。他现在就认一个理:环境可以静,但发展的心不能像以往那么静。种了10年茶的谭正义,以往未曾想过要靠种茶带领村民走上致富路。然而近年来,随着脱贫攻坚大战略的推进,特别是纳雍县传达贯彻支持毕节试验区按时打赢脱贫攻坚战建设贯彻新发展理念示范区推进大会精神后,他的思想在变,村里的茶叶已卖到了北京、广州、香港、澳门等地。  转变,如同一缕风,渗入到坪箐村的角角落落。

十年只做一件事让矿山披绿“重生”  “待到春风二三月,石炉敲火试新茶。”夏日的阳光柔柔地洒在纳雍县鬃岭镇坪箐村的茶山里,暖暖地照射在茶树上,一片绿意盎然,远看犹如无数条绿色的丝带缠绕山间,茶农们忙碌的身影正游走其中。   “看起轻松,其实也要讲技巧,不能用指甲去掐,只能用手指往上提,而且不同的茶要求也不一样。”61岁的茶农曹发兰一边麻利地采茶,一边讲采茶技巧也是头头是道。  “上了年纪没事做,采茶不用下重力,还可以挣点零花钱,大家都愿意来。”坪箐村村民张生群老人说,她每年都要来采茶,一般采摘20多天能收入3000多元。今年70多岁的张生群老人,每天采茶也能挣七八十元,最多达150多元。  山坡上雾霭缭绕,云开雾合间满山遍野是浅浅的绿色。同行的鬃岭镇党委书记李践告诉记者,10年前,这里还是一片闲置的荒山,因为大量的煤矿开采,导致地质灾害频发、环境污染严重,当时作为煤矿老板的谭正义开始探索产业转型之路。正是谭正义让昔日这片闲置多年的废弃矿山重焕生机活力。

鬃岭镇境内资源丰富,曾是贵州境内重点产煤地之一。上世纪90年代末,在采矿业发展最高峰时期,各类生产煤井一度达上万口,为国家和地方经济建设作出了贡献,但是对矿区地质、生态环境也造成了严重破坏。治理地质灾害、恢复矿区地质生态环境,实现经济与生态环境的和谐发展,还百姓青山绿水,成为当地政府和群众的共同心声。2006年初,正在从事煤矿经营的“煤老板”谭正义,打算带着乡亲们换一个生计,利用近万亩的原产煤区,打造一个高山生态茶园。

“茶叶种植最佳海拔是800米左右,我们这里的海拔普遍在2000米以上,很多人都说这里不可能种成茶树。”谭正义说,因为海拔高,荒山多,自然条件差,当地是周围有名的“穷窝窝”,只有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才能向大山要“金”。

说干就干,谭正义将附近的荒山流转过来,用挖掘机在海拔1900米以上的大山中垦出了层层梯田土,加上从周围几个村寨流转的承包地,茶叶基地建起来了。  除杂草、辟荒山、挖沟渠、开新路、种茶苗....。在质疑声中,谭正义克服了一个又一个难题,一点点突破高山茶的“生死极限”。  5年的艰难探索,谭正义采用在1800米海拔的地方用营养坨育苗,2年后再移栽到2000米以上的山上的方法,目前种出了7000多亩的高山有机茶园。  谭正义,是鬃岭镇坪箐村村民,贵州雾翠茗香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因为他对茶叶有着与众不同的特殊情感,贵州茶界的朋友们称他为“茶痴”,村民们则称他为“谭怪人”。

从2009年初与茶结缘,从此心无旁骛,10年来痴迷于茶叶种植、加工、审评的理论和实践。早年,谭正义对茶叶种植加工进行了多年探索和研究。多年来,他在茶叶方面的钻研有了成果,掌握了高端绿茶红茶、野生茶的种植、炒制技术,他创制的高山生态有机茶品牌“雾岭雪芽”、“雾岭红”市场影响力不断提高,2015年通过“无公害产品认证”。省农业农村厅副厅长胡继承告诉记者,谭正义公司生产的茶叶零化肥、零农药、零添加,是真正的高海拔有机茶。2016年9月获贵州省农业委员会无公害农产品产地认定证书,2016年12月获国家农业部农产品质量安全中心无公害农产品证书。目前公司的主要茶产品有红茶、绿茶和白茶,是从福建茶科所请来专家精心研制加工的,原茶取自于“雾翠茗香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的茶园,产地和产品均通过欧盟和美国的有机认证。

在纳雍县调研茶产业的贵州省茶叶学会副秘书长莫荣桂告诉记者,纳雍县是全国唯一的中国高山生态有机茶之乡,谭正义的创举,打破了高海拔、低温凝冻天气超过120天不能种茶的先例。  安徽农业大学的专家现场考察后说,谁说高海拔不能种茶,谭正义的创举可谓是高山种茶的范本。  转产业,统筹规划,打出生态产业“组合拳”  琪琪是纳雍县鬃岭镇坪箐村小学五年级学生,8月7日记者采访时恰遇琪琪和她的5个小伙伴在地里采摘茶叶,当天琪琪采了3斤茶青领到了75元工资,琪琪靠着自己的双手赚到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桶金”。琪琪说她准备用这笔钱买心仪的玩具和学习用品。

现在,如果需要添置一些学习用品,像琪琪这样的中小学生都会在节假日或周末到谭正义的公司雾工,干力所能及的采茶活儿,公司也相应给予一定的“报酬”,“价目表”是:采摘1斤茶25元……  据记者调查了解,约70%的小学生零花钱来源于父母,超过20%的零花钱来源于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最引人关注的是,当地村寨相当一部分小学生通过到谭正义的公司做事来获得零花钱。  “在合理的范围内,我会鼓励她用自己的劳动来赚取零花钱,让孩子明白只有通过劳动赚取自己想要的东西才是正当的途径。”采访中,琪琪的妈妈明确表示了自己的看法。  随着我国茶叶种植面积的不断扩大,茶叶市场已大体进入买方市场,中低档茶叶越来越难卖,高品质的茶叶又严重供应不足。“近几年,茶叶行情变化很明显,‘大路货’走得慢,不好的成堆也难卖,价格越高的品种反而走货越快。采购商越来越挑剔,有的还带着农残检测仪。”  不重视品质可不行了。  在雾翠茗香生态农业公司,记者注意到,公司全部使用沼气做饭、烧水、照明。“为了种出原生态的有机茶叶,谭正义从浙江、安顺等地购买有机肥料,但耗时长、成本高、不可靠。于是早在5年前谭正义又投入巨资在茶山下建起年出万头规模的生态糯谷猪养殖场,使用沼气池生产有机肥,种植有机茶,发展生态循环农业已成为公司为农创富的重要手段,使沼气建设效益最大化。公司2300立方米的大型沼气运行正常,形成了‘猪—沼(电)—茶(果蔬)—草’循环农业产业链,形成了种猪繁育、牧草种植、熟化饲料加工、污物处理、有机肥利用全配套的高山生态立体循环种养殖模式。除有机追肥外,谭正义还坚持人工除草,同时,公司还建立了茶叶加工厂、万头糯谷猪、饲料加工厂带动周边村寨200多名群众常年就业,下一步将通过发展‘农旅结合’等新模式,带动当地百姓致富。”同行的鬃岭镇党委书记李践告诉记者。

一片茶山养育一方人,坪箐村7000多亩的茶山解决了周围200多名村民的就业问题。据不完全统计,该公司10年来已经付给村民的土地流转、工资等费用5000万元左右。

十年寒暑,坪箐村从“穷窝窝”变成了“金窝窝”,一大批村民脱贫摘帽过上了好日子,谭正义也从当地小有名气的“煤老板”变成了“茶老板”。  依托好资源、好生态,如何走出一条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好路子?  从一个无规划、守着绿水青山,却不知如何致富、以传统种植养殖业为生的贫困村,到现在积极发展茶叶、糯谷猪、水果等产品的生产和销售,谋划乡村旅游业,坪箐村在省级龙头企业的带动下,正在探寻产业发展之路上的更大潜力。  “美丽乡村发展需要更多有见地、有想法的人来参与。”县委书记彭华昌说,希望有更多先进的理念、技术传送到村子里,为村庄的发展注入新鲜的血液,让美丽乡村的产业发展更具可持续性。

通过近年来的发展,贵州雾翠茗香生态农业有限公司先后被评定为贵州省级龙头重点经营企业、贵州省级农业园区等。同时,公司法人谭正义被评为2015年贵州省社会扶贫先进个人。当前,公司正以昂扬的姿态稳步前进。  养在深闺、初为人识的坪箐村,在龙头企业的带头下,正在谋划着以更加富美的姿态,被越来越多人所熟知。  转方式 绿色发展,打造微观生态多样性示范村  让贵州好茶飘香世界,

让世界爱上毕节高山有机茶,

一叶动天下,

纳雍要升华……

8月8日清晨7点30分,谭正义哼着小调,驱车穿行在海拔2000米以上的茶山上,茶园里看到,几十位茶农腰里挂着茶篓,正穿梭在茶园里采摘春茶。茶农们熟练的双手不停在茶树枝头抖动,一颗颗新鲜的茶叶迅速装满了茶篓。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前段时间由于温度比较低,现在还不是大量采摘的时候,但是茶叶的质量却一点也没有降低。  县委书记彭华昌告诉记者,近年来,该县把茶叶作为农业支柱产业,鼓励农民大力发展茶叶生产,目前全县共有茶产业相关企业63余家,茶园由2010年的几千亩迅速发展到现在的11.95万亩,主要种植茶叶品种有福鼎大白茶、安吉白茶、龙井43、黄金芽等,生产茶叶总产量1143吨,总产值达3.54亿元。  坪箐村的一些村民曾一度想不通:祖祖辈辈积累下来的有些生产生活经验,怎么就不能用了?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守着好生态的坪箐村近年来经历了一场发展的变化。“既让生态更好,又让发展更好,这是我们这几年在努力推动的工作。”镇党委书记李践说,结合坪箐村的生态和资源优势,这几年,在镇党委的牵头组织下,村里积极保护生态环境,打造微观生态多样性示范村;发展有机农业,谋划乡村旅游发展。  在这一思路引领下,村民们的一些做法纷纷被叫停。

雾翠茗香茶场

茶田里不能用农药——坪箐村对农田进行有机化改造,种植不用任何农药,走微生态循环农业之路。

家禽家畜不能在村里乱晃悠——村里成立了种养殖专业合作社等,实行家禽家畜集中养殖。既做大养殖产业,又避免家禽家畜粪便等污染环境,影响村容村貌。  严禁毁林——发展生产不能以破坏生态为代价,部分村民见茶叶越来越好卖,想毁掉山林扩大种茶规模,被及时叫停。  为了让村民们从心底里认可这些做法,镇政府经常邀请相关专业人员来村里,为村民们上课。逐渐地,这些措施得到村民的认同。  村民们慢慢养成了种植农作物不用农药的习惯。为了防虫,他们探索从技术层面减少茶园和稻田生虫的可能。  “如果秧苗密,就容易有虫;插秧插稀一点,虫子就会少。”村民曹发兰自豪地分享着他的防虫“秘籍”。而在茶园里,村民们为了确保茶叶质量,更是一点也不愿施用农药。  除此之外,现在的产业园区比以前还干净了很多,动物粪便、果木枝条成了抢手货,再也看不到随处丢弃的现象。少了养殖污染,村容更加整洁了;农田不用农药,河水更加清澈了;虫鸟多了,青蛙多了,甚至被誉为河流生态系统良好的指示物种——水獭也在坪箐村有了活动足迹。  好生态换来好产业。据介绍,结合村里丰富多样的生物物种,谭正义正在坪箐村筹备“奇爬馆”“奇花馆”等主题生物馆,将各类特色生物聚集,打造微观生态多样性示范村,发展乡村旅游。  在贵州雾翠茗香生态农业有限公司这家龙头企业的带动下,目前,有机肥替代化肥试点项目主要依托茶叶优势种植产区,辐射带动全镇2700多亩,农户自制有机肥达到5万吨,成为了全县果业提质增效的“引擎”。  生态环境更好、有机农产品畅销、更多游客到来……坪箐村要的便是这种多赢。  “我的春天来了,游客能来玩,说明对我发展绿色农业的认可,每当看到这样的景色我身体里都有暖流涌动。”曾经身价过亿的“煤老板 ”,如今转型做“绿掌柜”的雾翠茗香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谭正义说。现在的他,挖煤时挣的上亿元家底都“砸”进了茶园地里。  谭正义的蓝图是,通过实施矿山地质环境治理与修复,绿化荒山,发展现代农业,建成集生态园林、乡土风情、农牧文化体验、旅游休闲观光为一体的景区综合开发项目,实现生态建设、产业发展、农民致富多赢。

雾翠茗香高山生态茶园

发展历程远比谭正义预想得“惨烈”。  企业融资难、金融扶持力度不够、人才来了留不住,这是企业发展面临的三个窘境。  谭正义面临的问题,也是其他不少发展绿色农业项目负责人所面临的。  但是,谭正义认准了这条路。他的付出,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让记者触动最深的,是修农业园区里一条8公里长的盘山路,这条路弯弯曲曲,直达山顶,本以为是原来的羊肠小路拓宽而得,但实际并非如此。“原来就没有上山路,线路完全是谭总经过一次次徒步爬山,一点点琢磨的。”纳雍县鬃岭镇副镇长宋炊洋说。  “付出了常人难以付出的辛苦,砸进了自己一个多亿的家底,预期的收益却如‘空中楼阁’,现在想想,值吗?”记者问谭正义。  “播种和收获,肯定不是一个季节。”谭正义说。在他看来,收获的季节还未到。  春风拂过,各种利好消息也纷至沓来,让谭正义感受到了“春的气息。”“一些投资公司正主动和企业接触,谋划项目合作;7000多亩茶园目前长势很好,估计会有好效益;为了支持生态旅游,政府要给予帮扶……”谭正义说。  虽然谭正义仍在等待收获的季节,但发展绿色农业给周围群众带来的生态效益、社会效益等正在显现。  

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李凯 黄杏  编辑 刘娟  编审 施昱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