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说网

茶与诗人的关系,穷通行止长相伴!

      编辑:茶说       来源:茶说网
 

大家好,这里是茶小师的茶叶小课堂。

读白居易诗作,不难发现诗人一生的嗜好惟诗、酒、琴、茶。“琴里知闻唯渌水,茶中故旧是蒙山,穷通行止长相伴,谁道吾今无往还。琴和茶是诗人“穷通行止长相伴”的珍爱之物。鼻香茶熟后,腰暖日阳中。伴老琴长在,迎春酒不空。

鼻香茶熟,操琴伴老是诗人晚年最舒心的享受。弹琴不能没有茶,吟咏更加不可少。白居易十分喜欢边品茶边吟咏。“闲吟工部新来句,渴饮毗陵远到茶。”(《晚春闲居,杨工部寄诗,杨常州寄茶同到,因以长句答之》)诗人刚收到工部侍郎杨慕巢寄来的诗作,又接获常州刺史杨虞卿捎来的阳羡茶,吟诗饮茶,兴味无穷,只可惜“不见杨慕巢,谁人知此味”!酒后醉渴,唯茶是好,“醉对数丛红芍药,渴尝一碗绿昌明。”诗人醉对红花,渴尝绿茶,其乐何如。爱诗、嗜酒、癖茶、好琴,使白居易的生活情趣丰富多彩。晚年他更离不开茶,他说:“老来齿衰嫌桔酸,病来肺渴觉茶香。”

白居易饮茶,对茶、水、具的选择配置和候火定汤很是讲究。“坐酌泠泠水,看煎瑟瑟尘。无由持一碗,寄予爱茶人。”

“最爱一泉新引得,清冷屈曲遶阶流”。他烹茶爱用泠泠山泉水,但又不惟泉是好,常常是因地制宜,选择水品。“吟咏霜毛句,闲尝雪水茶”,雪水是难得的烹茶好水;“蜀茶寄到但惊新,渭水煎来始觉珍”,用洁净的渭河水烹茶同样是珍贵的。

诗人烹茶总是细心添汤勺水,静候瑟瑟水沸,直至“花浮鱼眼沸”,把碾得嫩黄如尘的末茶放入茶瓯。如此色佳味醇的茶饮,多想奉献一碗给如自己一样的爱茶人,遗憾的是无法传递。

长庆二年,白居易到杭州任刺史。两年任内,他钟爱西湖的湖光山色,又迷恋西湖的香茗甘泉,常邀文人诗僧吟咏品饮,留下了一则与灵隐韬光禅师汲泉烹茗的佳话。诗僧韬光与白居易常有诗文酬答往来。

一次,白居易以诗邀韬光禅师到城里来:“命师相伴食,斋罢一瓯茶。”然韬光不肯屈从,也以诗答曰:“山僧野性好林泉,每向岩阿倚石眠城市不堪飞锡去,恐妨莺啭翠楼前。”白居易只得亲自上山访晤,一起品茶吟诗。杭州灵隐韬光寺的烹茗井,相传是当年白居易烹茗处。

喜欢茶小师的文章记得 点赞 关注 收藏 分享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