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说网

径山一道茶事来解释古代人的从容优雅

      编辑:茶说       来源:茶说网
 

来到余杭径山必须找个地方喝喝茶。在这里茶超越了饮料概念,而是一种古老传统艺术。一千多年来“茶和禅”是径山的两大主题,它们的结合有相互画龙点睛的功效。茶事在这里成为参禅的一部分,而漫长的参禅过程需要头脑保持清醒,怎少得了茶?

没有什么能比用禅来包装茶更显高大上了。“禅茶一味”在以“参话头”为重要修法的径山说出来会像一个漩涡,用多少语言都解释不清。其实这世间很多事情有着“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属性,文字和语言的能力有限,时常不如一次真真切切的体验。在大径山旅游集散中心,见识到了中国茶之道,整个过程刷新了对古老茶文化的固有观念。

大多数游人只知杭州西湖龙井,不知径山茶。作为中国茶文化极为重要的一脉,径山茶体现的更多是意境美感,已上升至“道”的高度?

简单来说,我们平日饮茶一个杯子就够了。可是在径山要用一套完整的器具,饮者需要调整好心态,操作者更是心平气和,讲求手法。任何一种情绪都有可能融入茶汤里,改变其味道。本质上,喝下的不是平日茶叶泡出来的茶汤,而是将茶叶碾碎成沫,再浇上开水,搅拌成糊状的汤。这个过程的味觉、听觉、视觉、嗅觉将获得极大满足。特别是最后一道程序要在茶汤表面用茶膏作画写字,充满情趣。

在没有手机的时代,这种趣味性很强的饮茶方法代表着古人生活中的从容和优雅,人们称之为“点茶”。

先从茶饼取下一块儿茶叶,用石磨碾成渣渣,再用萝筛出细腻的部分。然后将茶粉放入茶碗,注入适量沸水,用茶筅搅拌,直到出白色细腻的泡沫。最后将茶粉和成茶膏,用竹签在上面点缀图案。

整套程序最难把握部分是搅拌,要用手腕之力,走W轨迹,让水和抹茶融为一体,而且速度要快,茶汤凉了会被视为失败……

点茶是古代沏茶方法之一,兴于唐代,盛于宋代。独自煎水、点茶、品茶,带来的身心享受,回味无穷。

细心观众不难发现整个茶事前前后后从器具、手法、心态到饮法和日本茶道大相径庭。事实上两者的关系密不可分。

让中国茶文化兴起与传播首推禅宗。唐上元元年(760年)茶圣陆羽来到余杭双溪结识了径山寺法钦禅师,并引荐吴兴妙喜寺高僧皎然结为“缁素忘年交”。专业茶人和当代高僧的碰撞注定会不同凡响。加上禅宗修法有避世的特点,为了自给自足,定下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传统。种茶恰恰迎合了这种理念,不仅为寺院的生存和发展奠定了坚固的经济基础,还促进寺院与社会结合,提高了自信自强,从而有了较强的生命力。

径山常年云雾缭绕,碧水潺流,特别适合茶树生长。据明代《余杭县志》记载,“开山祖师道钦曾手植茶树数株,采以供佛,逾年蔓延山谷,其味鲜芳,特异他产”。当时寺院的教法以坐禅为主,禅师建议以茶来消暑凝神,久而久之,寺内饮茶盛行,几百年后,渐渐形成一套庄重礼节。

公元1265年,日本僧人圆尔(圣一国师)来径山求法,看到这里的禅僧正襟危坐,饮茶论经,礼仪周到的场面格外感动,五年后回国的时候将径山茶的种子、茶具带回了日本,从此岛国也有了点茶和茶宴。

另一位日僧南浦绍明于1259年入宋,在径山寺随虚堂智愚和尚学法,回国时从径山带回一张台子,后来把这张台子传给了京都天龙寺的梦窗疏石用于点茶。梦窗疏石是一位文艺范贵族,在他强大的影响力下,日本茶式由此而得到确定。

日僧频繁访宋后,也效仿径山的官寺制度,在京都建立了最高规格的五山寺院。同时这一时期中国汉诗文在日本文化精英界备受推崇,其中司马迁、苏东坡、黄山谷的作品被奉为圭臬(guī niè),其庞杂的论述讲义即是“五山文学”。当然,在不断精进的过程中怎少得了“茶事”。作为五山文学代表学僧,梦窗疏石曾在他的《梦中问答集》里写道:“往昔卢仝、陆羽嗜茶,乃为醒昏睡,驱蒙气,勉力向学,此茶之善也”。

“点茶”传至日本之后深受社会各个阶层的喜爱。15世纪,日本和尚千利休将传统点茶上升到了新高度,里面融入了饮食、园艺、建筑、花木、书画、雕刻、 陶器、漆器、竹器、礼仪、缝纫等诸方面的综合文化体系,饮茶的意义远远超出了茶的本身,扩大到了日本文化的各个方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