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说网

所谓茶文学,是指以茶为主题而创作的文学作品

      编辑:茶说       来源:茶说网
 

据记载,古时我国茶叶主产地在巴蜀一带。竹溪与巴蜀紧邻,喝茶品茗之风源远流长。竹溪种茶历史悠久,相传早在西晋时期,就有茶叶。“品茗盛于唐”,唐代早期,竹溪人就开始用茶叶解乏祛病。当时京城长安离竹溪不远,唐弘道年间,唐容宗某日途经竹溪,偶染暑疾,得茶而愈,遂把茶带往宫中,敬献给母后武则天,这便是“竹溪贡茶”的说法之一。竹溪茶蕴藏着深厚的文化底蕴,为茶文学创作提供了一块厚土。

所谓茶文学,是指以茶为主题而创作的文学作品。茶文学是茶文化的结晶,诞生于新时期的竹溪茶文学作品,自然凝结着丰厚的茶文化底蕴。作家野莽的短篇小说《茶山二题》生动描述了竹溪盛唐时期的两个产茶宝地:梅子垭、龙王垭。公元683年,唐弘道元年热天,庐陵王李显从长安去往房陵,路过古国上庸的梅子垭,不幸中暑,遇到一个鹤发童颜的怪老婆婆。老婆婆为他煮了一碗梅子茶,他喝下一碗梅子茶,方才苏醒过来。李显决定给梅子茶取名为梅子贡茶,拿它献给母后,以求东山再起。

公元784年,唐兴元元年早春,茶圣陆羽慕茶来到上庸的龙王垭,得知茶山婆祖要做每年春上打第一个春雷时才采摘的“雷鸣处子含香茶”,想探个究竟。当他品尝此茶时,屋外飞来一只鸟儿,眼珠瞅准他的茶碗,“尖嘴儿啾啾直叫”,也想喝茶。他顿时灵机一动,给此茶改名为“惊鸿茶”,并决定把龙王垭的惊鸿茶补写进《茶经》。

毋庸置疑,竹溪最早的产茶地当在汇湾乡。汇湾乡梅子垭至今仍保存着文一块古茶园,据当地卢姓土著人说,他们是梁山好汉玉麒麟卢俊义的后人,这块茶园就是卢氏先祖“缩草为记,插草为标,结草引路”,从外地逃难至此,带来茶种,种出来的。短篇小说《梅子垭》就讲述了这一故事。

短篇小说《毛尖茶》以精巧的构思艺术地演绎了“毛尖茶”的来龙去脉。2009年早春,一个前不久险些葬身地震灾难的四川绵阳的司机头一次到竹溪来,路过名茶产地龙王垭,偏偏车坏了,在山垭上的一户人家借宿。屋里有个待人热情的新媳妇儿,给他泡了茶,他向她打听“毛尖茶”的由来。当时,龙王垭茶场正加工开园茶,她的丈夫周秀林是茶场的技术员,晚上还在加班。周秀林当晚带了一点新茶回来,给客人泡新茶喝,讲龙王垭茶的来历。一夜平安,第二天,他带着才买的新茶上路,要到县城去见一个人。原来,毛尖茶还是他的网友。

作家聂鑫森的短篇小说《品茗图》饶有兴味地讲述了一个品茗故事。江之源从湖北竹溪的儿子家赶回湖南老家过中秋节,淘井工井生波赶来了,还有看院子的江田生,这天,三个人一起在井台上赏月品著,喝竹溪的“箭茶”和“龙峰209茶”。子夜时分,“风清月圆,古井中飘袅出清凉的水气,水气中掺揉着醉人的茶香”。

竹溪茶文学作品中的散文随笔就像茶,清香隽永,飘溢着袅袅茶香。《竹溪的僵桃与茶》饱透清新茶香,说竹溪的僵桃,“在树上经历春夏秋冬的雨雪风霜,吸取日月之精华,到第二年桃花盛开时,再饱吸花香后,选择晴天采摘下来,以无核小颗者为上品”,“竹溪人最知僵桃的佳妙,除药用外,还用它泡茶,称之为香桃茶。他们往往把刚采下的僵桃,与开园春茶密封在一起,让桃香与茶香互为交融。待客时,抓一撮茶叶和一两枚僵桃放入茶杯,先用烧开后稍冷的水泡‘茶卤子’,当茶条舒展叶片、僵桃变软而鼓胀,再用滚沸的水冲泡,其味香醇绵长”。

诗是文学的旋律,与茶结缘,诗的字眼、点点滴滴则浸透茶香。茶诗为竹溪茶香增添了诸多令人神往的色彩。“无须有墨客的雅趣,也不需要高深的学问,你只需一副茶具、一种心情,就可享用龙王垭那醉人的香著。”“龙王垭茶在杯中翻卷竹溪河的浪花,茶香水甜泡软一个个沉寂的日子,月光平缓地流过山谷心田,杯中花朵盛开卷叶泛”。

今天我给大家介绍的是茶文学,对于茶文化我希望更多的爱茶人士去了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