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说网

小罐茶,岁岁年年味醇厚

      编辑:茶说       来源:茶说网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时光流转中,人与事,有执守,有变迁。正如茶,历经火与水的历练后,是平生的沉沉浮浮。那么,如果用一种茶代表一种境遇,你的2018,是什么味道?

年复一年,不管我们是否喜欢,冬天总是如约而至。而每到冬天,喝茶也随之变得流行起来。

我和我沉默寡言的父亲,关系在缺乏深入沟通后的二十多年形成了明显的隔膜。我尝试过各种沟通的手段,依然没法展开理想的父子对话。没有想到的是小罐茶让我们彼此的心扉都打开了。

上周我抽空回了一趟家。跟往常一样,我要挑选一样新鲜玩意儿拿回去,之前总是被他嘲弄花钱买那些没有的东西。上次意外得到一盒小罐茶,太忙的原因忘了喝,索性就带回去给老头子吧。

家门口,我和他隔着两步的距离各自坐在小板凳上,两人都没有言语,气氛甚至有点尴尬。他自顾抽着烟,我甚至连直视他眼神看向哪里的勇气都没有,不是因为害怕,是因为我们确实陌生了。这么多年来自己背井离乡,父亲则守着家里的几块地。虽说是父子,但有太多东西横在我们中间,比如沉默寡言的个性、年龄的差异,现在还有不同生活背景带来的思维差异。只有喝酒喝到酣畅时,父亲才会袒露心扉跟我说几句,然而他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他经常喝酒。

提起茶,每个人都很熟悉。在上百种历史名茶中,台湾乌龙茶鲜明的个性让茶客一见倾心。汤色清亮、滋味醇厚、独特的香气在口中回味悠长,在令人愉悦的享受中,也不禁让人心生好奇,究竟是怎样的地理环境才能孕育出如此醇厚的味道,又是怎样的技艺才做出如此幽雅的香氛?

为了缓和气氛,我决定去把拿来的小罐茶泡了喝。

“爸,我们喝点茶吧。”

“我不喝那玩意儿。”

“喝点儿吧,挺贵的。”

父亲侧过脸来,神情依旧很淡定,但掩饰不住他的好奇。

“茶叶能有什么稀奇的,就你们城里人见过?”

“不过壳子质量蛮好的。”

没有茶桌,我就搬来一根宽板凳,没有茶杯就用家里的老古董搪瓷杯子代替,再拿一壶热水,准备工作一气呵成。父亲饶有兴致地撕开小罐茶的封口,倒一半给自己,打算把剩下的一半给我,我想起小时候不管什么好东西父亲总要留给我。

“这个讲究的就是一罐一泡,就是这么设计的。你不要舍不得,以前你留好东西给我,现在我给你没什么舍不得的。”

“这个罐罐别丢,可以装东西。你们现在条件好了,也要晓得节约。”

我帮父亲泡茶,茶香和热气在午后温暖的光线和懒洋洋的空气中氤氲。父亲轻抿了一口茶。

“这个茶味道好,没花冤枉钱,比镇上称的散的那个好太多了。”

“那以后多给你买,你这个身体要少喝酒,以后想喝酒就喝这个茶算了”

“你们年轻人也喜欢喝茶了?还喜欢些什么呀?我们年轻的时候......”

父亲罕见地在没有喝酒的情况下跟我那么深入沟通,他跟我说他的青春,我跟他说我在外的生活。小罐茶喝了一杯又一杯。渐渐地我们更加理解了彼此,他理解了我为何总是背井离乡,我明白了他老来的寂寥和对儿子的思念。父子之间的情感阀门仿佛在小罐茶的一冲一泡之间打开了。

提起茶,每个人都很熟悉。在上百种历史名茶中,台湾乌龙茶鲜明的个性让茶客一见倾心。汤色清亮、滋味醇厚、独特的香气在口中回味悠长,在令人愉悦的享受中,也不禁让人心生好奇,究竟是怎样的地理环境才能孕育出如此醇厚的味道,又是怎样的技艺才做出如此幽雅的香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