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说网

茶道养生课:《黄帝内经 灵枢 经水第十二》

      编辑:茶说       来源:茶说网
 

戊戌年丙辰月己丑日(即公元2018年4月27日)。话说十三朝古都长安,城南有一处最是风流雅致之地紫薇花园,原系唐大通坊--郭子仪园林舊址,如今园林犹在,草木葱茏,那时人物却“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无处可寻。可喜者此处现又有一处最是诗书蕴藉之处—秀秀书院,足供诸位雅士悠游于红尘之外,寻幽探古,“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辰时。诗词歌赋研习时分。

如今且说长安城内,今儿又复天光和暖,先生偕同秀秀老师一道进了门,口中嚷道:“这天真热…….”秀秀老师笑笑地道了早安,随手将采来的三两支月季花儿置于陈列开来的书法长卷上。西西老师见了又喜不自胜,倒着实寻瓶觅盏,摘花换叶了一阵,方才略略摆出两支插好的花器来,又前后端详调整了半日方才罢了。

诸位洒扫庭除,先生因见众雅女人人忙碌,不好意思自己安坐,遂亦想找点什么事情来做,秀秀老师笑道:“你还是弹琴罢,有琴听,擦地亦觉得是很美妙的一样事情。”先生依言,继续修炼他的《潇湘水云》一曲不提。

静静美人儿因问:“我做点什么呢?”秀秀老师笑道:“你烧水,泡个好茶来犒劳我们好了。”于是大家对坐品茶。舒筋动骨之后有茶为伴,那一番“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之功自不必说。大家一面品评说笑。晶晶手里此时正拈了一本《琴曲歌词研究》,“我们背一首琴诗罢?”秀秀老师连声赞好。西西老师拿过书来翻了半日,哪一首都觉得好,后来终于挑了谢朓的《和王中丞闻琴诗》诸位各各读来:

“凉风吹月露。圆景动清阴。蕙风入怀抱。闻君此夜琴。萧瑟满林听。轻鸣响涧音。无为澹容与。蹉跎江海心。”

此诗情景交融,充分显出谢朓诗风一贯之清新细腻、妍丽工巧。谢朓的诗歌除了“语皆自然流出”(刘熙载《艺概》)外,且将佛、道的哲理自然地织入诗篇,使人读来“觉笔墨之中,笔墨之外,别有一段深情妙理”(沈德潜《古诗源》),此诗之妙,正可着实印证此评之不谬。

巳时。修习瘦金书正当其时。

且说先生素日所临宋徽宗楷书千字文瘦金书第四十七遍书法长卷,虽说仍是展开了来,近前看时,却并未有甚新笔墨,前儿荷兰的那位欧阳雪女士所“画”的那几个字儿,虽说已给先生小心翼翼裁了下来留存,然则先生对面另一长卷上,那位冯英杰先生的质朴古拙的“墨宝”却依旧赫然在目,叫人禁不得又想起他们那日爽朗的笑声,恭敬的态度来。

中厅琴桌上,却不知何时多了一幅“书法力作”:装裱过的古旧黄色儿的宣纸上,龙飞凤舞飘飘地连出一幅草书来。其内容众位辨认了半日,方从末尾署名处认出“庾信”二字来,再从头看时,才认得是“东明九芝盖。北烛五云车。飘飖入倒景。出没上烟霞。春泉下玉溜。青鸟向金华。汉帝看桃核。齐侯问枣花。上元应送酒。来向蔡经家。

归心游太极。回向入无名。五香芬紫府。千灯照赤城。凤林采珠实。龙山种玉荣。夏簧三舌响。春钟九乳鸣。绛河应远别。黄鹄来相迎……….”等三首《道士步虚词》。啧啧,他这个恐是狂草罢?论起来,狂草原比今草笔势更连绵回绕,活泼飞舞,奔腾放纵,大有驰骋不羁,一泻千里之势。古人谓其形体“或敛束而相抱,或婆娑而四垂,或攒翥而整齐,或上下而参差,或阴岭而高举,或落择而自披。”真是“众巧而百态,无尽不奇”。作者可借其抒发奔放激越之情,或寄以驰骋纵横之志,或托以散郁结之怀。惜乎过于难辩,遂成昔日“张丞相熟视久之,亦不自识,诟其侄曰:“汝胡不早问?致予忘之”之趣。一笑。

午时至申时。茶道、古琴、香道等艺术课程各各进行。

如今却说静静美人儿,因秀秀老师要品“好茶”之戏语,又不免拿了她私藏的一款古树生普来,秀秀老师亲自执杯把盏,捧则取茶,自有一种过于常人处。茶汤既出,入口时只觉甜甜的,香气滋味俱臻佳妙之境,最奇的是公道杯杯底留香,秀秀老师细细闻一遍后,又欣欣然传于众雅士同来一赏,果然地,竟比闻湿香时另有一样沁人心脾处。晶晶因笑道:“秀秀老师泡的茶就是好喝。”这话并不是此时方说,然则静静姑娘听了,又不免有些儿醋意:“哼,我怎么忘了,刚才我泡茶的茶你怎么喝了…..”大家听了又笑一回。

先生又弹一回《欸乃》。《欸乃》是中国古琴名曲。存谱初见于明代汪芝辑《西麓堂琴统》(1549年),亦有人称其《渔歌》或《北渔歌》,有多种传谱,乐曲音调悠扬,清新隽永,以山水为意象抒发感情,乃是托迹渔樵,寄情山水烟霞,颐养至静的一首名曲,散发出中国民族传统文化的精神、气质、神韵。

《西麓堂琴统》解其题曰:“古昔韬名抱道之士,多托足迹渔樵以自适,此曲真有云冷山空,江寒月白之兴。汲清湘,然楚竹於西岩者,不足道也。”

先生如今颇有好道之心,由是《鸥鹭忘机》之外,独对这一首钟情如此?春春大师姐进了门,春风满面地向先生道:“先生山中住了数日,功力又进了一层罢,我特地来向您讨教的。”

先生听了,一番喜悦不在话下。因命晶晶取琴书来,我们唱《欸乃》罢。如是先生弹曲儿,春春、晶晶、西西老师或坐或站或行而唱者皆有之,一曲终了,四人又讨论一回气息如何贯通,节奏如何踩准,又讨论何为“眼耳鼻舌身意末那识阿赖耶识”,眼耳鼻舌身意对应色声香味触法自不待言,唯识宗将有情之心识立为八种,其中后两种即为末那识、阿赖耶识。

末那识,八识中之第七识;华译思量,又译作意,它恒常在审察,恒常在思量,在审察思量中,念念不忘第八阿赖耶识为我,因有四种根本烦恼(我痴、我见、我爱、我慢)随着它,故我执的成见很深,许多烦恼便是这末那识的执着而生起的。

阿赖耶识,华言藏识。此识染净同源,生灭和合,而具有四分。如摩尼珠,体本清净;又如明镜,能含万像。若以染分言之,无明依之而起,结业由此而生,具足烦恼尘劳,变现根身世界,即前七种识境皆是也。若以净体言之,即本觉心源,离念清净,等虚空界,即后之庵摩罗识是也。无法不含,无事不摄,是名藏识。若转此识,即成佛果。

晶晶姑娘最厉害,初始不言不语,待他三人讨论完毕,方才一句“阿弥陀佛”来了个归总,的是高人。

至酉时,又是每日照例的辩经会。本篇辩经会题为《黄帝内经灵枢经水第十二》,参与者:长安雅士薛佩生、雅女秀秀、长安西西、长安春春、静静、胡公子、晋城晶晶等。

原文:

黄帝问于岐伯曰:经脉十二者,外合于十二经水,而内属于五脏六腑。夫十二经水者,其有大小、深浅、广狭、远近各不同;五脏六腑之高下、大小、受谷之多少亦不等,相应奈何?夫经水者,受水而行之;五脏者,合神气魂魄而藏之;六腑者,受谷而行之,受气而扬之;经脉者,受血而营之。合而以治,奈何?刺之深浅,灸之壮数,可得闻乎?

岐伯答曰:善哉问也!天至高不可度,地至广不可量,此之谓也。且夫人生于天地之间,六合之内,此天之高,地之广也,非人力之所能度量而至也。若夫八尺之士,皮肉在此,外可度量切循而得之,其死可解剖而视之。其藏之坚脆,腑之大小,谷之多少,脉之长短,血之清浊,气之多少,十二经之多血少气,与其少血多气,与其皆多血气,与其皆少血气,皆有大数。其治以针艾,各调其经气,固其常有合乎。

黄帝曰:余闻之,快于耳不解于心,愿卒闻之。岐伯答曰:此人之所以参天地而应阴阳也,不可不察。足太阳外合清水,内属于膀胱,而通水道焉。足少阳外合于渭水,内属于胆。足阳明外合于海水,内属于胃。足太阴外合于湖水,内属于脾。足少阴外合于汝水,内属于肾。足厥阴外合于渑水,内属于肝。手太阳外合于淮水,内属于小肠,而水道出焉。手少阳外合于漯水,内属于三焦。手阳明外合于江水,内属于大肠。手太阴外合于河水,内属于肺。手少阴外合济水,内属于心。手心主外合于漳水,内属于心包。凡此五脏六腑十二经水者,外有源泉,而内有所禀,此皆内外相贯,如环无端,人经亦然。故天为阳,地为阴,腰以上为天,腰以下为地。故海以北者为阴,湖以北者为阴中之阴;漳以南者为阳,河以北至漳者为阳中之阴;漯以南至江者,为阳中之太阳,此一隅之阴阳也,所以人与天地相参也。

黄帝曰:夫经水之应经脉也,其远近浅深,水血之多少,各不同,合而以刺之奈何?岐伯答曰:足阳明,五脏六腑之海也,其脉大,血多气盛,热壮,刺此者不深勿散,不留不泻也。足阳明刺深六分,留十呼。足太阳深五分,留七呼。足少阳深四分,留五呼。足太阴深三分,留四呼。足少阴深二分,留三呼。足厥阴深一分,留二呼。手之阴阳,其受气之道近,其气之来疾,其刺深者,皆无过二分,其留,皆无过一呼。其少长、大小、肥瘦,以心擦之,命曰法天之常,灸之亦然。灸而过此者,得恶火则骨枯脉涩,刺而过此者,则脱气。

黄帝曰:夫经脉之大小,血之多少,肤之厚薄,肉之坚脆及腘之大小,可为量度乎?岐伯答曰:其可为度量者,取其中度也。不甚脱肉,而血气不衰也。若夫度之人,消瘦而形肉脱者,恶可以度量刺乎。审、切、循、扪、按,视其寒温盛衰而调之,是谓因适而为之真也。

欲知明日《诗经大雅棫朴》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茶道养生课:林源雨中闲步,风景这边独好

采花风雅事,弄琴飞瀑前

戊戌年谷雨日南山听禅以偕琴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