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说网

茶道养生课:《黄帝内经 灵枢 五邪第二十》

      编辑:茶说       来源:茶说网
 

戊戌年丁巳月壬戌日(即公元2018年5月30日)。话说十三朝古都长安,城南有一处最是风流雅致之地紫薇花园,原系唐大通坊--郭子仪园林舊址,如今园林犹在,草木葱茏,那时人物却“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无处可寻。可喜者此处现又有一处最是诗书蕴藉之处—秀秀书院,足供诸位雅士悠游于红尘之外,寻幽探古,“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抖音号:秀秀书院)雅士生活之:游山:南山如济品箫、sirn抹茶、长安雅士薛佩生备琴

辰时。诗词歌赋研习时分。

如今且说先生日日所用的书法长卷,原先儿准备得那样多,此时却也不够写的了。秀秀老师和西西老师两位于是对坐了先生的书案两侧,面前手底,皆是成堆的半生熟宣纸,两人且粘且卷,不免枯坐无聊,秀秀老师因说:“刚才那首词蛮好听的,我们可以一面再听一听。”西西老师遂依言找出,她也极爱这一首的,词倒在其次,背景音乐先清淡闲远,极是令人中意的。

(抖音号:秀秀书院)雅士生活之:游山:sirn:老夫聊发少年“狂”

词名《长相思》。书院里往日以配琴曲的,总是冯延巳《长相思红满枝、绿满枝》,白居易《长相思泗水流、汴水流》多一些,纳兰的《山一程、水一程》亦提到过,独这首《长相思吴山青、越山青》却向未给予“青眼”,今儿可巧补上了。

是宋代文学家林逋的词作。此词拟一女子与情人诀别的情景,以回旋往复、一唱三叹的节奏和清新优美的语言,托为一个女子声口,抒写了她因爱情生活受到破坏,被迫与心上人在江边诀别的悲怀。全词上片起兴,点明送别,下片写情,寄托离恨,语言直白,蓄意深沉,令人回味无穷:

“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送迎,谁知离别情?

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边潮已平。”

彭孙遹《金粟词话》评曰:林处士妻梅子鹤可称千古高风。乃其《长相思》惜别词云云,何等风致。闲情一赋,讵必玉瑕珠颣耶。

王方俊《唐宋词赏析》则云:这首短词,寓情于景,将送行妇女的离愁别恨融于对山水无情的怨意之中,别具一格。

(抖音号:秀秀书院)雅士生活之:游山:先生:翠色围,朱弦动

巳时。修习瘦金书正当其时。

先生书案,近日竟不曾有半刻闲暇的,除那日胡宗圆先生兴兴头头开始临帖之外,另有上海来的雅士生活爱好者两位,皆有临毫习书之雅…….书法长卷由是数量极增,竟亦有不知情直接于先生长卷上续写的,先生见了,惟有摇头苦笑而已。其实何曾有碍呢?有人家的字在上头,与他原先“天骨遒美”的风格迥异,不是很可以增加他的成就感么?一笑。

细辨之下,原来先生所写,已至“笺牒简要,顾答审详”一处了。笺牒简要”意为:写给他人的书信要简明扼要,不要罗嗦。顾是回顾,答是复答。“顾答审详”意为:回答别人的问题要审慎周详。

今儿因要赶数只书法长卷出来,先生书案,只合临时给“征用”了--满坑满谷的,皆是宣纸,连细笔如林的笔架亦给挤得走了。且说秀秀老师和西西老师两位忙活半日,方完成屈指可数的几卷,其中一种不易处,不问可知。

午时至申时。茶道、古琴、香道等艺术课程各各进行。

今儿竟有两位男士联袂而至。第一个隐士不用说,修行的人,自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行事比别人另是一样;第二个雷秀才,相隔了有半年的时光罢—此刻仍是满脸的倦容,大约亦颇能反映他风霜漂泊的近况罢?

另有一位四川来的“小师妹”。真是小,亦真是可爱。举手投足皆是娇态。

玲玲这几日是必来的。昨儿先生外出时,她即独个儿练习泛音:《兰花花》,反反复复地,成效亦显而易见,兰花三弄,她竟都记住了。所以今儿先生即教她一项新内容:按音。

后面先生因见人多,遂自个儿抚琴,因命诸位同为“行吟”之法。一时合了2秒一拍的软修法门,沐沐、雷秀才、玲玲、隐士皆是一面行步一面吟唱,从练习曲开始,一首一首弹过去,一直弹至《长相思》、《鹤冲霄》、《秋风词》、《酒狂》、《凤求凰》…..雷秀才因向先生笑道:“我们拍一下您弹《酒狂》的视频么?还有《凤求凰》…..”先生应了,一时即弹起来不在话下。

昨儿先生同秀秀老师带胡宗圆,特特地去终南山千竹庵寻隐了一回。千竹庵位于紫阁峪紫阁峰,风景奇秀。

是时因是群贤毕至,又逢天日晴和,水绕清溪,先生所以到如今犹是念念不忘,兴奋之情溢于言表的。不知与胡宗圆先生奉于他的那盏滋味浓强的“抹茶”有关联否?

南山如济先生品箫(怀古),书院先生弄琴《鸥鹭忘机》、《潇湘水云》《阳关三叠》数曲,胡宗圆先生奉茶,想是“大牌云集”,机缘难逢之故,先生似是比别人尤为开怀。胡宗圆先生奉茶时候,女孩子都是浅浅一口应个景儿,先生即浓浓地一大盏饮下去了,其时便有微醺之感。先生真是解人,极得李太白“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之豪兴。

还有好玩的呢,且说胡宗圆先生于千竹庵趟河之际,童心忽起,到处拣满地皆是的小石子儿,且当作是珍珠宝贝儿一般,他是要带到京都的家里面,珍而重之地珍藏起来么?连同这数日山里的快乐时光?

先生则不同,他找他们每次去都会看到的那条“小龙”。原是只小黑蛇,常隐于水草丰美处,常常出来窥人的,这次却又不见,先生不免怅然无趣。且喜此时胡宗圆先生因见了南山如寂坐禅之处,又不免打坐一回,法门殊异,先生又给吸引过去了,方才把这不见“小龙”之憾丢过了不提。

其余品茶赏景访水抱松拄杖诸般雅事,恨不能一一详述。

另有一件先生颇感于心之事,是他的快手粉丝,在先生他们需要帮忙的时候挺身而出,那样热情,让先生于现代网络之强大,传统文化之备受推崇,又极是慨叹了一番。

至酉时,又是每日照例的辩经会。本篇辩经会题为《黄帝内经灵枢五邪第二十》,参与者:长安雅士薛佩生、雅女秀秀、长安西西、长安玲玲、河南兰兰、长安雷秀才、终南山隐士等。

欲知明日《诗经 大雅 行苇》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天下茶人是一家--日本茶道专家sirn来访书院交流略记

抹茶or点茶?--看日本茶道专家的长安“寻根”之旅

雅士生活之:仙茶故乡游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