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说网

茶里春秋|李恒:家乡的茶

      编辑:茶说       来源:茶说网
 

诗写梅花叶,茶煎谷雨春。谷雨前后,家乡的茶山上,一茏茏的靑葱嫩绿的春茶,一夜间冒出来的芽尖像雀鸟的舌,又尖又嫩,煞是惹人喜爱。满眼的春茶一山连着一山,延绵不断。茶山常年云雾缭绕,云蒸霞蔚,弥漫着茶树淡雅宜人的清香。一坡坡的茶沟里,乡亲们头戴斗笠,身背竹篓,双手不停地采茶,采一叶一芽。采茶的手仿佛长着眼睛,左手落在一片茶叶上时,余光已经瞟到右手要采的那片叶芽上,这样双手不停地采着,又快又利索。采茶的声音如蚕吃桑叶的清音,又如春风拂柳的细语。采茶叶用的是食指和大拇指指间的巧劲。抬升拔起来,只轻捻,不紧捏,不用指甲掐,用指甲掐的茶,炒出来的茶品不佳。

采茶得抢时节,茶青如不及时采摘,就会变老,茶叶的质量也就大打折扣。采茶格外地辛苦,一天下来,腰酸胯疼、头昏眼花、双臂酸痛。如果人手少,只得出钱雇人。

1克新茶有112个芽头,一斤茶有56000个芽头。也就是说,制成1斤茶,采茶工人的一双手要在茶叶的枝头上采摘56000次。每杯茶都浸泡着茶农的汗水。

采回家的茶叶放在铁锅里杀青炒制。炒制茶叶时五指合并,严丝合缝。从指根到指尖,有些微微弯曲的弧度,与炒茶的锅紧紧贴合。手工炒茶的抖、带、挤、甩、挺、拓、扣、抓、压、磨十大手法像变戏法一般,看得我们眼花缭乱。不仅如此,还得把握好火候,这样,炒出来的茶叶色绿郁香、味甘形美,色泽乌润,手感柔滑。

人在草木间,一杯茶,喝着春色,饮着时光,品着人生。一杯茶里,有日月的灵气、天地的精华、草木的芬芳。白落梅曾这样写茶:以红尘为道场,以世味为菩提,生一炉缘分的火,煮一壶云水禅心,茶香萦绕的相遇,黛染了无数重逢。

一勺茶放进茶杯,滚烫的开水一泡,茶叶在水里升腾、翻卷、沉浮、煎熬着,慢慢地把叶片舒展开,茶汤慢慢地由浅变深,由淡变浓,茶香弥漫氤氲,呷一口,唇齿留香,顿觉神清气爽,人即使累了、倦了,两口茶下肚,便鲜活起来。

文/李恒

文字编辑/邱奕

视觉实习编辑/罗茜尹

编审/李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