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说网

匠人张高球——打磨半生岁月 只为香茶入盏

      编辑:茶说       来源:茶说网
 

炎炎夏季,暑热难耐,若捧来一盏清茶,细嗅一缕茗香,实在是怡然自得,惬意舒怀,人生美妙之境也不过如此吧。

在张高球老师的茶室,我们得以品尝这一份闲适与宁静,与他聊茶话盏,听他回忆旧时光中的那些“茶事”与建盏……

匠人张高球——打磨半生岁月 只为香茶入盏

张高球师傅

张高球老师是一位民间陶瓷工艺美术师,今年已经75岁,在建盏界已属前辈了,但他为人低调谦和,儒雅持重,他说,我年纪虽然大了,但在烧盏这方面还是个学生,需要继续学习和尝试,建盏底蕴深厚,有挖掘不完的文化和魅力……

匠人张高球——打磨半生岁月 只为香茶入盏

张高球师傅

有一类匠人,用技艺雕刻着生命的年轮,长者如盏,厚重沉稳,令人钦敬。

匠人张高球——打磨半生岁月 只为香茶入盏

张高球师傅

匠人张高球——打磨半生岁月 只为香茶入盏

张高球师傅拉坯

张老师非常爱喝茶,对茶叶的了解也可谓信手拈来,见解颇深,除了爱好,当然也与自身从业经历有关,70年代初,张老师开始从事茶叶制作行业,不为别的,只为“喜欢”二字,虽然那时才20几岁,但从小喝茶品茶、对茶叶和茶文化的热爱已让他成为半个“茶人”,加上年轻时有着一股敢为人先的拼劲儿和闯劲儿,他毅然做起了制茶生意,要知道,70年代国家还没有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商品经济并不发达,但即便在这样时代背景下的制茶生意不被看好,也没有阻挡张高球老师以茶立业的脚步,渐渐的,制茶事业发展的如火如荼,他又开始“玩”起了茶器,白瓷、青瓷、紫砂等茶器不一而足,他将它们分门别类、仔细研究着何种茶配何种器,发现里面大有学问,也对茶器产生了更加浓厚的兴趣。

匠人张高球——打磨半生岁月 只为香茶入盏

张高球师傅

时间步入80年代,张高球老师的制茶事业一度遭遇了挫折,但对茶文化的喜爱和追求并未影响他的脚步,他多方收藏瓷器与茶器,了解其后的背景与文化,广泛搜罗自己的“心头好”,沉浸其中,乐不思蜀……然而都说“水为茶之母,器为茶之父”,在张老师心中,所谓茶之重器一定还有更完美的那一个……

匠人张高球——打磨半生岁月 只为香茶入盏

匠人张高球——打磨半生岁月 只为香茶入盏

直到与建盏的“相遇”,他仿佛找到了今生“知己”,对茶人而言,建盏像是一种默契者之间的暗号,用建盏饮茶,能喝出茶汤更为浑厚的风味,令茶入口更为柔和,而盏内花纹变幻无穷,与茶色交融,又能增添饮茶乐趣……“茗茶要配妙器,建盏就是这个妙器……”说起初遇建盏的感受,张高球老师如是说。

匠人张高球——打磨半生岁月 只为香茶入盏

匠人张高球——打磨半生岁月 只为香茶入盏

自1987年起,张老师便正式走上了烧盏之路,作为盏界前辈,他对建盏的一片赤子情怀令人动容,到如今已30年的烧盏岁月里,他一直致力于研究建窑建盏烧制技艺,加之深厚的瓷器收藏与制茶背景,对烧制工艺、器型、气氛、条件和窑位等方面都有着极高的要求。他尊重传统,研发了多种传统釉面;崇尚宋代古韵,力求烧出“老盏”模样;热衷柴窑烧盏,传承古法技艺。最为难得的是,他曾烧制的银油滴胎底与一只精品老盏胎底部色差几乎为零,达到完美“复原”。

匠人张高球——打磨半生岁月 只为香茶入盏

匠人张高球——打磨半生岁月 只为香茶入盏

有着“碗中宇宙”之称的曜变天目可谓令人神往,然而张高球老师凭着多年来积淀的高超烧盏技艺,倾注全部心血烧出了曜变系列盏,实在令人叹服!手捧一只曜变盏轻轻倾斜对着窗外照进来的阳光,盏中七彩斑斓的色变即刻布满盏壁,彩光潋滟,流光溢彩,美不胜收,倒茶进盏,茶盏交融,又是一番神秘奇幻景象,品茶入口,含铁量高的建盏软化茶水,淳化茶汤,回味无穷……

匠人张高球——打磨半生岁月 只为香茶入盏

匠人张高球——打磨半生岁月 只为香茶入盏

20多年的制茶经验,使他对建盏的造型把握、釉面创新以及茶客的需求有丰富的经验,同时,较早从事建盏让他结识众多专家,对其一生的陶瓷艺术创作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匠人张高球——打磨半生岁月 只为香茶入盏

匠人张高球——打磨半生岁月 只为香茶入盏

诚如,建盏的魅力之所在,正如张高球老师一句朴实的话语:没有建盏,我喝不下去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